0uk46人氣都市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討論-第五百五十章 四面楚歌 腹背受敵熱推-4gbx5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血红星辰的照耀下,仿佛到处都是炮火的轰鸣,满眼都是冲天的爆炸与纷飞的恶魔残尸。
在李维九台构装分体与自白城支援而来的上千头狮鹫骑士共同的火力宣泄下,仿佛将小半个至高森林都为之点燃。
这本应该是足以令整个科瑞尔大陆都为之侧目、万千生灵为之心神颤抖的空中火力集群打击,是足以在短时间内夷平一座中型城邦的绝对武力!
但此刻无论是‘李维们’还是银翼,望着眼前依旧持续朝着永恒荒野田园压迫而来的战线,俱是愁眉不展,满脸山雨欲来的凝重。
混沌蝠王
“太多了…主物质位面怎么会冒出这么大规模的恶魔入侵?”银翼在刚释放完【操控天象—暴风雪】后的间隙喃喃问道。
法师银龙李维斯在接上了一个【烈焰风暴】后回答道:
“多半…还是六百年前米斯卓诺大崩塌时那场深渊之祸留下的‘位面之疮’吧。”
如果将主物质位面比做一个生命体的话,那么当年那场深渊入侵事件就像是在腹部留下了一道狰狞的创口,即便是事后缝合结枷,伤口依旧存在,外部的细菌始终会寻找机会侵蚀它、感染它!
而它同样会被有心人所利用。
一如谷地历882年又一群恶魔控制了至高森林的艾斯柯角导致叶尔兰帝国毁灭。
又如二十年前再次爆发于科曼索险些将科米尔帝国覆灭的恶魔之潮。
而相比起眼前这一望无际几乎欲将整个永恒荒野田园淹没的可怕一幕…
也许二十年的那场恶魔之潮,不过是一次漫不经心的试验,一次无关痛痒的演练…
“这样下去不行,我们必须寻求增援!
“李维斯你放心,我们银月城一定不会置身世外,我这就联系薇拉和艾拉斯卓的她们!”
李维斯沉默,没有阻止这位心怀正义的银龙盟友,但之前已经收到了德罗鲁和斯嘉德通报的他,已经提前知道了结果。
就在魔法通讯刚刚联通,果然就听到了银月龙母薇拉玛兰黛丝凝重而歉意的声音:
“抱歉,亲爱的,我也很想出兵增援米纳斯提里斯,但就在不久前,世界之脊上的兽人,已然大举南下…
“而我们银月城…首当其冲。
“迪斯泽德罗顿,我的丈夫啊,回来吧,银月城,也需要你的力量。
“替我向李维斯说声抱歉…
“因为我们已经是…自身难保了。”
通讯就此的中断。
“李维斯…我…”
鬼魅人间 笨蛋小呆瓜
这头北地的仁慈之龙当即露出前所未有的沮丧、绝望与挣扎,如同世界在眼前崩塌的‘少女’般迷惘的望向李维斯。
可想象中那怒斥、责骂甚至是怨恨的声音一句都没有,反而是一句让他心如刀绞的宽慰:
“不要为此感到悲伤,去吧,我们始终都是盟军,是战友。
“至少这一刻,我们都在为守护北地、守护我们的子民而战斗,不是吗?”
李维无比的明白,金龙薇拉那句话,其根本目的也不是为了银翼这杯水车薪的力量。
而是因为龙狂迷锁再起,薇拉很担心自己这位曾经痛失爱子有着极深心理阴影与破绽的丈夫,在戮王星的照耀下、在复仇的执念下迷失自我,成为一头疯龙。
先前的既成事实已经证明了薇拉的担忧是有道理的。
银翼又何尝不明白这一点呢,可越是这样,他反而越希望李维能够指责他一二,也许那样他心头反而能好受一些。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无力且绝望。
“珍重!李维斯!你…是我们金属龙中的骄傲!”
然后这条饱受内心折磨眼中盈满泪光的银龙就头也不回的朝着银月城飞去了。
李维斯看着银翼离去的背影,脑海中回想的却是先前与凯尔本·黑杖的通讯:
“李维斯,很抱歉在这种时候告诉你这个不幸的消息。
“就在不久前,自南方聚集而来的亡灵天灾,像是受到了未知的引导,开始试图越过德林沙河,大举进犯北地。
“我们汲水城,正在据河而战,全力抗击!
“只要我们汲水城还在,就不会让这群该死的亡灵侵入北地一步!
“而这,也是我们汲水城,唯一所能为你们做到的事情了。”
是啊,汲水城能够将那茫茫如海的亡灵天灾拒于德林沙河已南,对于北地来说,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功绩了。
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泽兰迪亚,再无援军!
只能孤身硬抗这股积蓄了足足二十年的恶魔洪流!
短短不到五个小时内,李维的构装巨龙军团和狮鹫空军就已经将携带而来的弹药打空,魔法砸尽,开始逐渐哑火。
此时,无尽荒野已经被恶魔淹没了大半,这座往日里所有北地人民视之为北地粮仓的无尽田园,已然被践踏殆尽,满眼都是冲天的烈焰与烟尘。
就在李维斯准备执行原定预备计划之一时,就听到一个意料之外的声音通过卡卡与他的许可,接入了通讯频道:
“提比利乌斯…我刚刚听说米纳斯提里斯遭到恶魔侵袭的…消息,要不…还是我去吧…也许…我能…”
这个颤颤巍巍充满了恐惧的声音,正是来自黑龙王子坎革维安。
当年提凡顿之围时,也正是这头运气爆表的黑龙王子撞见了那群负责操控传送门的卓尔,才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解除了危机。
李维斯心中难得涌出一股宽慰,这头黑龙明明心内怕的要死,但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儿上,竟然没掉链子。
但出乎坎革维安意料之外的是,李维斯竟是断然拒绝了他的请战:
“坎革维安,我很欣慰你能在这种时候挺身而出。
“你的母亲若是知道的话,一定会为你感到荣耀。”
那边的黑龙王子听到这句难得的夸赞,激动的浑身的鳞片都竖了起来,激动的打摆子。
可旋即就听到李维斯话风一转:
“但很遗憾的是,我想幕后的那位存在,在知道了有你这位传奇黑龙游荡者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再次犯下那种低级错误的。
“所以,我想此刻等待在那边的,将是一个…极其致命的陷阱!
“既然结局已经注定,就不要再用自己的生命,去做这种徒劳的尝试了。”
骤然得到这样的结果,坎革维安本能的松了口气,却又觉得心中莫名堵的发慌:
神秘爹地:妈咪爱出逃 琴倾天下
“可是…”
“如果有心的话,就来我们…”
李维斯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又一条让他眼瞳微缩的通讯请求插了进来。
是…已经多年未见的卓尔精灵,狄莎娜,就听到她满是焦急道:
“提比利乌斯!如果有选择的话,我真的不想以这样的方式来叨扰你。
“听着!当年的暗影女王西涅雅…她又回来了…
我的莫先生
“她就那样光明正大的闯进了主母议会,杀光了沿途所有出言嘲讽与挑衅者,重新坐上了那个最高席位的宝座!
“以暗影女王的名义,正式向你们泽兰迪亚发起复仇之战!
“然后借此…一举反攻地表…
“很抱歉,在这样的局势面前,我除了向你透露一点风声,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无法改变…”
李维斯听着通讯中传来的一缕哭腔,将所有的惊愕与怒火压下,柔声说道:
“不…这已经改变了很多,感谢你的来讯,狄莎娜。”
他顿了顿,然后道:
“保护好自己。”
“…嗯。”通讯就此挂断。
李维斯深吸口气,终于以国语爆了句粗口:
“玛德!”
无论是北方兽人的侵袭,还是来自南方的亡灵天灾,都在他的预料之内。
虽然他一直对地底格尔索恩的那群卓尔们抱有防范之心,但在他的印象当中,卓尔精灵一向是个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种族。
泽兰迪亚也从未放松过对卓尔的监控,但按照常理来论,即便是暗影女王回归,一统主母割据的混乱局面,也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可对方竟是选择在这个节骨眼,只花了半夜时间重揽大权并向泽兰迪亚发动复仇战争,这已经不能用一句‘英明神武’来概括的了。
这意味着…那位神秘而可怕的蜘蛛神后,多半是插手其中了。
也只有那位卓尔女神,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让那些尔虞我诈的卓尔精灵们统和归一,达成共识。
空间之旅 焰色
而这幕后的黑手间又达成了什么交易或是默契,就不是他所能知道的了。
几乎就在他前脚骂完,后脚就听到了坎革维安懵逼而委屈的声音:
呆萌撞上愛:拒嫁99次 碗裏來
“你刚在说什么…我怎么感觉你在骂我?
“还有保护好自己是什么意思?怎么又跟狄莎娜扯上了?”
李维斯深吸口气道:
“你想多了,我是说,你一个柔弱的雄性黑龙在外,要好好保护好自己,尤其是面对那群饥不择食的卓尔。”
“你、你、你说什么呢!我早就不是从前的我了!我!坎革维安怎么会怕那群不要脸的卓尔?”黑龙王子当即就像是被揭了伤疤似的跳脚道。
李维却是突然问道:
“坎革维安,我刚收到消息,西捏雅,她又回来了,泽兰迪亚,危在旦夕。
“你…还愿意帮我吗?”
通讯那端陷入了久久的沉默,然后重新响起:
“很抱歉,提比利乌斯,我很想为你、为泽兰迪亚尽一份力。
“但这件事实在牵涉重大,我身为幽烬城的继承者之一,我必须为我的母亲、我的兄弟们、我的子民们慎重考虑。
“我…这就去找母亲!”
“这就足够了,谢谢。”李维道。
是的,这就足够了,早在二十年前,他就已经将这个选择,交到了那位腐毒女士的手中。
剩下的,就交给命运吧。
届时即便对方拒绝,他依旧有后备的安排。
就在这些讯息全被处理完毕后,李维斯开始于泽兰迪亚的通讯网络中部署道:
“霍兹,立刻带两只龙眷骑士团回援地下卫城,务必协助伊格、泰格他们守住北幽隧道、守住泽兰迪亚。”
“我以我的性命担保!”霍兹悍然应道。
浊世莲 洛阳女儿
“德罗鲁、斯嘉德,塞纳瑞安,埃斯考那边的兽人继续由你们负责,白城这边无需担心。”
“是!”三人齐声应道。
“雷恩,菲舍,赫伯特,米纳斯提里斯正面的防御,就交给你们了。”
“遵从您的意志!”牛头人战士他们沉声应道。
吩咐完这一切后,扫了一眼身下无边无际的恶魔之潮,喝令道:
“全军回撤!补充弹药!”
于是天空中的狮鹫骑士们令行禁止,如同夜色中的一串白虹,随着那九头构装巨龙回援白城。
“城防保卫战…要开始了。”
李维斯像是对自己说道,又像是某种宣告。
然后他最后回首望了一眼至高森林深处已经逐渐膨胀到无需法术协助肉眼可见的深渊之门,喃喃道:
“加尔文,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
无底深渊,断域镇,城主堡垒前。
怦然婚動,嬌妻別想逃 小學酥
李维尔将正揉搓着眼睛像是没睡醒的小艾黎朝着若有所思的红色寿衣与圣光牧师海瑞克面前一推,道:
“我离开的这段时间,请替我照顾好她,就像…你五十年前对我保证的那样,在这个鬼地方,也只有你们对艾黎的心意,能够让我放心。”
足足五十年的相处,五十个冬之盛宴的聚餐,终于让李维尔相信了这一点。
闻言的小艾黎悚然而惊,她什么话也没说,就猛地像是八爪鱼一样死死的抱住李维尔的大腿,怎么也不肯撒手。
这对于红色寿衣来说本该是如愿所尝,可真到了这一刻,帕勒芬妮发现自己竟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你…要去哪儿?我们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自然是去我本该回到的地方。”李维尔理所当然道。
帕勒芬妮蹙着好看的眉头道:
“这是不可能的,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你都已经是无底深渊断域镇的一名次级恶魔领主了。
“你…回不去主物质位面的。”
可李维尔却是咧开嘴角,露出满嘴獠牙:
萌學園之使命再起
“不若是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结果呢?”
语罢,这头‘邪恶的红龙’就摸了摸小艾黎的脑壳,尽量用轻柔的口吻道:
“小艾黎,你就在这里待上一小会儿,等我处理完上面的事情,再下来找你好不好?”
“我不!!!我要和爸爸一起,爸爸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你修想又扔下我!”
小魅魔却是将脑袋摇出了残影,也不怕得脑震荡。
李维尔唯有一声深沉的叹息:
“是爸爸对不起你…”
说着就将小恶魔从腿上摘了下来,塞到了满脸愕然的红色寿衣怀里,然后骤然变成一头血红的庞然巨物,朝着西边血色裂隙的方向头也不回的飞去。
小艾黎当即挣脱了帕勒芬妮的双手,化作残影一路朝着西边追去,一路撞的沿途的恶魔人仰马翻,鲜血四溅,满是哭腔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断域镇的上空:
“爸爸!爸爸!你等等我呀!
“你又不要艾黎了吗!!!不要扔下我啊爸…”
可还未待她逃窜出断域镇,就被突然自身后浮现而出的红色声音截留下来,一只白皙的手在她的小脑袋瓜上抚摸了一下,面庞带泪的小魅魔就像是熟睡的猫儿一样瘫倒在后者怀中。
帕勒芬妮缓缓抚摸着她的小脑袋,满是心疼道:
“睡吧,睡吧,他并不是不要你,而是有着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他…一定会如约回来的…”
断域镇外,阿尔蒂娜诗和门之看守者一脸懵逼的看着那头红龙一骑绝尘的背影,面面相觑道:
“我们要不要跟上?然后趁机…”门之看守者问。
“那个方向…是血战战场…你也要跟着去送死吗?”阿尔蒂娜诗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向他。
“他要去血战战场?!他疯了吗?”门之看守者愕然道。
“谁知道呢…”阿尔蒂娜诗同样面露疑惑。
血战战场边缘,当李维尔抵达时,一处深渊裂缝旁,加尔文和他的分体达尔文正肃穆以待,在他们的身后,是五只卡文斯鼠人统领。
“既然都准备好了,那就…上路吧。”李维尔道。
“遵从您的意志!”加尔文和五只鼠人统领齐声应道,后者满是嗜血的狂热。
“跟我…凿穿他们!”
李维尔昂首望向面前如同黑色海洋的恶魔大军。
而在他身后,则是自深渊裂缝中涌出的全副武装的卡文斯鼠人战士。
一眼望去,仿若无尽的洪流!
PS:昨天有个BUG,是9台构装巨龙,李维2还在路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