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4it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仙師無敵-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迴歸(五)熱推-yuulo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回了凌云派,周裘等一帮人把庞小南团团围住了,徐林燕首先关切的问道:“庞小南,你没事吧,你上无仙宗,他们没有为难你?”
得知庞小南去了无仙宗,徐林燕本来以为凶多吉少,没想到庞小南竟然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这让人大跌眼镜,毕竟无仙宗是有真圣存在的,又和庞小南有血海深仇。
“没事的,徐长老,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吗?”
庞小南看向周裘,这里面所有人,只有周裘的目光是充满了温柔。
“周裘姐姐,你也不用担心我,我没事。”
帝王的演技派皇后 蓝米熙
庞小南把大家聚集起来开了一个小会。
“大家听我说,我这次回来呢,主要是救你们,同时跟无仙宗了结一下前尘往事,现在,你们也得救了,无仙宗呢,也被我打服了,所以,我要走了。”
“你要走?你去哪里?”最不舍得庞小南的,是徐晓蕾。
“刚回来就走,你想干什么?”周裘当然是依依不舍。
庞小南笑了一下,“呵呵,我去一个遥远的地方,去继续修炼,你们不用等我,说不定我很快回来,说不定很久都不会回来……”
会后,庞小南谢绝了所有的人想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表现的十分冷漠无情。
去坠魂渊的路上,陈远南不理解的看着庞小南说:“既然你要走,何苦回来告这个别?”
“做人有始有终嘛,”庞小南活动了一下肩膀,“我要是不走个程序,他们还会留有幻想的。”
“你是怕那几个美女守寡吗?”陈远南一针见血。
“有这个考虑,哈哈……”
庞小南本来不想去清风楼,不过去坠魂渊,顺路正好经过清风楼,所以,庞小南准备找清风楼办个事情。
“怎么?你这里还有未了的情缘?”陈远南看到一座宝塔竖立在青山绿水中,宛如仙境一般。
“我来找几个帮手。”庞小南带着陈远南进了清风楼,马上有小二出来招呼。
这清风楼虽然是宝楼的一处分舵,但是平时也做饭菜和住宿生意,借以掩盖它的真实身份。
“二位吃点什么?”
小二很热情。
“我们不吃饭,我找一下你们楼主静心。”
庞小南开门见山道。
“我们楼主不叫静心。”小二只负责楼面,当然不知道宝楼的七楼主来了清风楼分舵。
“不会吧,那你们楼主叫啥?”
庞小南第一次来清风楼,也没见过这里的掌柜。
“你都不知道我们楼主叫啥,你就来找她呀。”
小二不喜欢陌生人找他们楼主,因为楼主是他的女神。
“我是不知道他叫啥,但是我确实是受静心,也就是你们宝楼的那个静心,约我过来的。”庞小南心想找个人还这么复杂,你去通报一声不就完了吗。
“我们这里是清风楼,不是宝楼。”
“我知道你这里是清风楼,我是说,你们总舵的宝楼的静心,约我过来的。”
“什么总舵分舵的,我们这里是清风楼,你二位吃饭吗?不吃饭请出去。”
“嘿,你怎么听不懂人话啊……”
庞小南被小二的死脑筋给惹急了。
这时一个美女从楼上走了下来,叫住了小二,“怎么回事?”
“楼主,这小子口口声声说找你,但是又知道你的名字。”
小二换上了一副笑脸。
原来是柳如是听到楼下有些吵,特意下来看一眼。
柳如是看到了庞小南,皱了一下眉头,似乎在脑海中有点印象。
“你是谁,我就是清风楼的楼主,柳如是。”柳如是走到了庞小南的面前。
“哦,我是来找静心的,她留了个纸条,让我来这里见她。”
“楼主,你别听他乱编,我们这里哪有什么静心……”
小二怕自己的女神受了蒙骗。
柳如是转头对小二说:“你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听到庞小南找静心,柳如是立马心思活泛起来,这可能是静心的熟人。
“不知道你是?”柳如是轻启朱唇,“我去给七楼主通报一下。”
“我是庞小南。”
“啊?你就是庞小南?”
柳如是这些天严密的监控着坠魂渊,只知道坠魂渊出现了两个穿着铠甲的男子,连头上都被头盔给遮盖住了,根本看不清面相。
“对,我是庞小南,静心在哪里。”
武俠刺客大師 王小丟.CS
“请跟我来。”
柳如是在前面引路,把庞小南往楼上带去。
“庞小南,你不是在坠魂渊死……失去性命了吗?”
柳如是很疑惑,庞小南的死是很多人看到的。
“哦,没死,捡回了一条命。”庞小南当然不能说自己是穿越了,越说越没有人信。
“我们七楼主一直在打探你的消息,她很关心你。”
柳如是心里很是担心,因为作为清风楼的楼主,竟然没能赶在七楼主之前找到庞小南的下落,这说明了自己的工作失职。
要不是自己下去看了一眼,庞小南说不定还被小二给打发走了,这怎么说都是清风楼的管理不善。
要是七楼主不满意清风楼对于庞小南的消息打探工作,她这个清风楼就不用干了。
所以,柳如是迫切的希望和庞小南搞好关系。
柳如是带庞小南来到了3楼的一处走廊,敲了敲前面的一扇木门,里面传出一声动听的女声,“请进。”
推门而入,是一条长长的廊桥,连接着另外一栋塔楼。
廊桥之上,一个美人正在品茶。
庞小南直接打招呼道:“静心,你真的在这里啊。”
“庞小南!”静心心里一惊,蓦然站了起来。
“七楼主,庞小南说要找你,说是你约他在这里相见。”柳如是微微欠身,报告道。
“是的,”静心从惊异中清醒过来,“你下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是,七楼主。”
庞小南坐到了静心的对面,静心看着陈远南问:“这位是?”
“哦,这是我的朋友,陈远南大哥。”
陈远南打一拱手,笑道:“你好,美女。”
“你好,请坐。”静心优雅的让出了一个座位。
“静心啊,看来你们宝楼的情报系统很厉害啊,我才回来没几天,就被你找到了。”
庞小南不客气的端起桌上的杯子呡起茶来。
“那是我的杯子……”静心想要组织已经来不及了。
“我又不嫌弃。”庞小南把茶喝完,把杯子又放回到了静心的面前。
静心的小脸不易察觉的红了一点,果真定力很足。
“你和暗金魔熊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了你的踪迹。”静心讲述了找到庞小南的过程。
清风楼派出的探子,在庞小南找到暗金魔熊后,就发现了庞小南的踪迹。
但是清风楼不知道铠甲面具下面的人到底是谁,所以没有继续跟踪。
但是静心对这个消息很重视,直接派出了自己的亲信守在了坠魂渊森林的外围,等着庞小南把周裘等人救出来,然后一路跟踪到了凌云派,又跟去了无仙宗,最后替静心递了那个小纸条。
“厉害!”庞小南冲静心竖起了大拇指。
静心不懂这个手势是什么含义,只得回复道:“我有很强的直觉,就在你出现的那一天。”
作为一个女人,同时作为宝楼的七楼主,静心的直觉向来很准,这也是她的一项特殊技能。
“是这样的,我来见你,主要是想请你帮一个忙。”
庞小南告诉静心,希望宝楼能够派几个探子帮他守在那个钢丝绳捆绑的大树下,时刻监视半空有没有黑洞的出现。
本来,庞小南和陈远南准备自己去守,不过那样实在是太辛苦了,既然宝楼是打探消息的专业机构,为什么不能利用宝楼的现有资源呢?
“黑洞?”静心对于这个名词很是新鲜。
庞小南把自己穿越的前前后后简略的和静心说了一遍,静心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不愧是宝楼的七楼主,静心对信息的把握十分精确,她很快明白了黑洞的含义,以及庞小南的现在真实身份。
“你是说,那黑洞就是把你传送到这里的一个走廊,或者说是一个漩涡?”
静心的脸上有些诧异,因为这太神奇了。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我也不是原来的庞小南了。”
庞小南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又给陈远南倒了一杯。
“你的身子是不再是从前了,不过你还保留着上一世的记忆。”
我的總裁大人 唐壹笙
静心的脸上乌云消散,“行,我马上安排人去帮你盯着那个地方。”
陈远南一直在旁边没插话,边喝茶边看外面的景色。这连廊正好处于一片竹林的上方,远眺是一片云海,似乎险境一般。
静心转向陈远南,说:“这位陈大哥也是穿越而来,难道你以前也是灵修界的人?”
陈远南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不是,我是陪庞小南过来的。”
庞小南介绍道:“你陈大哥不是灵修界的人,不过也是经常玩穿越的人,否则我也不会带着他。”
这时柳如是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七楼主,有什么吩咐吗?”
只因当时太爱你
“你派几个人,日夜轮候,去盯一个地方。”
静心转向庞小南,“你得带路,让我们宝楼的人找到那个黑洞所在之处。”
“我去吧。”陈远南站起了身,“你留在这里。”
陈远南还是很懂套路的,庞小南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留他在这里多和故人叙叙旧。
“你找得到地方吗?”庞小南不放心。
“放心,好歹我也是武道宗师,方向感不会比你差。”
陈远南拍了拍庞小南的肩膀,就跟柳如是去了。
陈远南走后,庞小南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总是觉得,还是我们亲自盯着好一些,因为那黑洞的持续时间不会很长,要是靠你们的人通风报信,只怕来不及进去。”
“你看,”静心手一扬,指着远处的云海,“前面就是坠魂渊,我们的人发现黑洞之后,就会发射火箭升空报信,到时我们坐在这里就能看到了。”
“可是从这里去到黑洞那里,中间也得有一段距离啊。”庞小南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黑洞的打开可能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失去一次机会不知道又要等到何年何月。
庞小南决定还是等陈远南回来之后,再好好的计划一番。
“你为什么一定要回去呢?”
静心不解的看着庞小南,难道那个世界还有他眷恋的地方。
“这么跟你说吧,穿越了几次之后,我对生活在哪个世界倒不是很留恋,我只是觉得那边的生活更适合我一些。”
庞小南觉得灵修界的人们太注重修炼了,生活没有哈利路亚星丰富多彩,要是选一个地方养老,还是哈利路亚星合适。
“难道这里就没有一个值得你留恋的人?”
静心的眼睛不时的瞟向云海,不敢直视庞小南的双眸。
“如果真的一点留恋都没有,我也不会回来一趟,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斩断前缘。”
庞小南告诉静心,他这次穿越可是冒了很大的生命危险,因为黑洞的运行还是试验阶段,谁都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
“斩断前缘……”静心喃喃自语,在她的心里,这是一个很纠结的词语。
“你说的斩断前缘,就和出家差不多的道理,那是看破红尘了。”
“诶,你说的没错,不过我还没有那么高深的修为,我这是站在世俗与空门的门槛上,一只脚还在红尘,一只脚已经踏入了空门,应该是这么说吧。”
庞小南觉得和静心聊天,就是能聊出点哲学的深度来。
“半梦半醒,似空非空,不一般的境界。”静心微笑的看着庞小南,心里却说不出的味道。
庞小南砸了砸嘴,说:“如果那个机器稳定一点,我是说,如果黑洞每天都能准时打开,而且准确定位到两个终点之间,你也可以过去看看,那边比灵修界可好玩多了。”
“我能跟你过去吗?”静心听庞小南这么一说,一下子来了兴趣。
“你能放下这边的一切吗?”庞小南反问道。
“这……”静心陷入了沉思,作为宝楼的七楼主,她显然不能随随便便说走就走,就像庞小南说的,这黑洞不稳定,也许去了就再也没有回头路。
“算了,你还是守在这边吧。”庞小南看出了静心的犹豫,一摆手否定了她的想法。
“不,我和你一样,也觉得在哪个世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是否安静,也许真的去了那边的世界,我也不会再留恋这边。”
静心之所以叫静心,师父就是希望她不为世俗所动,宁静致远。
“不行,”庞小南还是摆摆手,“你不能去,这里面还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比如多你一个人,那个黑洞是不是还能传送我们两个人回去,我们可不敢冒这个险,别到时三个人都死在里面。”
庞小南考虑的是实际问题,就比如一辆跑车,只有两个座位,你偏偏挤了三个人进去,会不会影响跑车的性能呢,谁都说不清楚。
当然了,庞小南也是不想惹一个麻烦,那边的人事已经纷纷扰扰,还从灵修界带个人过去,那边还不乱成一锅粥了。
静心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吧,这回暂时不跟你回去,要是真像你说的,黑洞的运行正常了,能够准时的在两个地方之间穿梭,到时你一定要带我见识一下。”
“没问题。”庞小南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这时陈远南回来了。
“找到地方了?”庞小南有点诧异,因为陈远南来去的时间没多久。
陈远南点了点头,坐了下来,“没多远,跳下坠魂渊之后,只走了几分钟就到了。”
陈远南指着一个方向,“你看,就在那边。”
“陈会长,我刚刚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你说我们找人看着,要是他发现了及时的通知了我们,我们再赶过去,是不是很耽误时间啊?要是黑洞在我们赶到之前就关了呢?”
庞小南给陈远南倒了一杯茶。
陈远南端起茶杯呡了一口,思考了一下,“你考虑的确实是个问题,那难不成,我们天天守在那里?”
“要不,我们去那里搭个窝?”庞小南想起在野外露营的场景。
静心否定了庞小南的想法,“你们在坠魂渊长期生存是不现实的,里面的空气不适合人类的生存,空气中的成分有些瘴气,说白了,那里面有毒,虽然短期不致命,但是长期吸收里面的空气的话,会造成中毒的。”
陈远南也投了否定票,“我们天天守在那里,也是守不住的。你想啊,就算我们轮班值守,总还会有个开小差出意外的时候,比如你守的时候,你突然想去方便一下,就在你方便的时候,黑洞打开了,等你回来,它却关闭了……”
“你这个比喻……”庞小南对陈远南指指点点,“你怎么不说你守的时候你突然拉肚子跑开了。”
“哈哈,懒人才屎尿多嘛。”
“你们说的都有道理,不去想它了,一切都是命,如果我们还有机会回去,那就一定能等到黑洞再次打开的那个时候。”
庞小南又想起一件理论上会发生的事情,转而对静心说:“你再帮我交代下去,让在坠魂渊里巡逻的弟兄,都注意一下有没有黑洞的存在,因为那个黑洞不一定那么巧就会出现在我们标记的那个地方,有可能是这方圆几十里的地面上都会出现。”
“嗯,你这个想法倒是比较周全。”陈远南这回表示了赞同。
“好的,我会交代下去的。”静心展开了笑颜,“你们就安心住在这里吧,正如你说的,一切随缘。”
庞小南笑着对陈远南说:“我说,我们就当是来这边度假了,你看,这里风景如画,还有佳人相伴,多好的地方。”
“那你就别回去了,你就守在这里算了。”陈远南也会心一笑。
“那既然你们是来度假,”静心噗嗤一声笑了,“是不是把客房钱付一下?”
庞小南眨了眨眼,长叹一声,“哎呀陈会长,我们从无仙镇出来忘了跟那老头要劳务费了!”
两人确实走的匆忙,也没考虑两人都是身无分文。现在到了清风楼,依然是要讨饭吃。
不过庞小南很快有了主意,“七楼主,我们身上虽然没有钱,但是我有个信息卖给你,这绝对是个爆炸性的消息,够你们宝楼卖很多钱了。”
“哦?什么消息?”静心往庞小南面前凑了凑。
“无仙宗的真圣死了。”庞小南不紧不慢的说了出来。
“真的?”静心的心里咯噔一下,这确实是个大消息。
“我骗你干什么,我是那种人吗?不信你问他!”庞小南把头往陈远南一偏。
静心朝陈远南看过去,陈远南点了点头。
“怎么死的,你知道吗?”作为宝楼的七楼主,静心的专业间谍素养自然是经得住考验的,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
“怎么死的……”庞小南眼珠骨碌碌一转,“刚才我告诉你他死了,那已经算是一个宝贵的消息了,怎么死的这又是一个消息,要是我告诉了你,可以抵消我们在这里的吃吃喝喝吗?”
黑幫主的冷血宮主
“哎呀,你放心吧,你即使不告诉我,我也可以答应你,清风楼养你一辈子。”静心有些着急,词不达意的说道。
“哦,那就不告诉你好了。”庞小南听出了静心的语病。
“你……”静心无话可说,只是急的有些脸红。
“好了,告诉你吧,真圣是我杀死的。”庞小南扬了扬眉毛。
“你杀死的?”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了静心的脸上,“你能打得过真圣?”
虽然静心知道庞小南的功夫不弱,但是对付真圣可不是一般的苦力活,随时要命的差事,庞小南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能耐了?
庞小南指了指身边的金刚机甲包裹,“我们是用那边世界的武器杀死真圣的。”
静心顺着庞小南的手势看了过去,那个箱子奇形怪状,确实透着凛冽的杀气。
“那是什么武器?”静心还想打破砂锅问到底。
“说了你也不可能理解,”庞小南不打算打开箱子穿上机甲让静心见识一下,“你只要知道,那个世界的武器不是你们灵修界能够想到的,可以杀人如麻的。”
“那你这个消息综合起来就是,”静心点头道,“庞小南杀了无仙宗的真圣,然后无仙宗因为庞小南太厉害,不得已臣服了庞小南,撤销了庞小南的通缉令,是吗?”
静心把这段时间所有关于庞小南的信息综合了起来,得出了严谨的结论。
“不错,不愧是七楼主,归纳总结的本事就是强。”庞小南冲静心竖起了大拇指。
“这确实是个爆炸新闻。”静心最后下了定论。
陈远南有些不解,问道:“这也算是个新闻吗?难道无仙宗没有把这个消息散布出来?封锁那么严密吗?”
庞小南回答说:“我的陈会长,你这都不明白,无仙宗怎么可能把死了真圣的消息放出来,要是没有了真圣坐阵,无仙宗在灵修界就沦为了二流门派,只怕到时还要吸引仇家上门讨伐。”
“是的,无仙宗不可能主动放出真圣死掉的消息,这对他们百害而无一利。”静心赞同庞小南的说法,“所以到目前为止,谁都不知道真圣死了,只知道庞小南的通缉令撤掉了,至于什么原因,大家都在猜测。”
静心又转向庞小南,“其实你来之前,我就往这上面想了,无仙宗凭什么无缘无故放弃对你的追杀,只有两个方向的原因。”
“哪两个方向?”庞小南喜欢和聪明的女人打交道。
“第一,要么你给了无仙宗莫大的好处,让他们愿意放弃前嫌。第二,就是无仙宗不愿再与你为敌,一定是你全方位打压了他们。”
“第一个原因,我是不肯相信的,因为你能给到他们什么好处,让他们愿意不再追究大长老的死,大长老的身价就那么贱吗?所以,我倾向于第二个原因。”
“不愧是七楼主!”庞小南再次冲静心竖起了大拇指。
“那么你刚刚说出来那个消息之后,虽然我早就隐隐约约往这方面想了,不过还是大吃一惊。”静心摇了摇头,一抹笑容上了嘴角,“几日不见,你就变的这么恐怖,确实是太……匪夷所思了。”
“好了,这么重要的消息都告诉你了,那么接下来,”庞小南把头冲陈远南摆去,“我们俩可就在你这清风楼白吃白住了。”
“自然是没问题,我马上安排饭菜。”
静心款款起身,去安排酒菜了。
陈远南看着静心的背影消失后,冲庞小南竖起了大拇指,“这个美女可比你在哈利路亚星上认识的女人还要漂亮,不,不能说是漂亮,应该说更有气质,就像仙女一般。”
“哈哈,老兄,这里是灵修界,她又是顶层的美女,自然是有些灵气了,你是少见多怪了。”
“那我们接下来,就真的每天在这里虚度时光,等着黑洞开启?”
“你还想怎么样?还想在灵修界再闯出一番名堂来?”
庞小南翘起了二郎腿,“你呀,就是奔波劳碌的命,这么悠闲的生活不好吗?时光就该拿来虚度,身后名都是虚的,时光当然是用来虚度。”
“跟你聊哲学我可不是对手,我还是喜欢实干。”陈远南也学着庞小南的样子,瘫倒在竹椅上,眺望着远处的美景。
“你要是喜欢实干,你不如帮帮清风楼的忙,看怎么把这个酒楼给做起来。”
庞小南想到了一个切实可行的打发时间的办法。
陈远南是商界精英,管理过庞大的队伍,这个眼下就有的清风楼,自然是拿来练手的好机会。
陈远南摸了摸下巴,深吸了一口气说:“你的提议倒是很有建设性,不过这种生意,跟我接触的都不太一样,我也没有把握能够做起来。”
“有把握你还做个屁,还不如坐在这里看云卷天舒,花开花谢,正是没把握,做成了才有成就感嘛。”庞小南喝了一口茶,砸吧了一下嘴唇。
“哈,这才是安逸啊。”
年少多少年 彧二少爷
“我看啊,你就别回去了,我看得出来,这个静心对你百依百顺的,看起来是对你有意思。”
陈远南看到庞小南很享受当下,不忍心他再回哈利路亚星受苦。
“滚,我要是想安逸,在哪里都是安逸,凌云派那几个女人,也不比静心差到哪里去吧?”
两人有说有笑的聊着灵修界的见闻,时间渐渐的晚了,一丝红霞开始染上了天边的裙角,这时静心也回来了。
“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聊你呢,你陈大哥说你像天仙一般。”庞小南动都没动,就随口应答道。
“陈大哥过奖了。”静心自然的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饭菜马上就端上来了,我们是坐在这里吃吗?”
“就坐在这里吃,这么好的风景,别浪费了,真是秀色可餐啊……”
接下来的几天,庞小南每天都在连廊上躺着,看云卷天舒,和静心喝茶聊天,而陈远南也参考庞小南的建议,去帮柳如是经营清风楼。
陈远南利用在哈利路亚星经商的经验,短短几天时间,就把清风楼的流水翻了一倍,柳如是在心里由衷的佩服。
晚上吃饭的时候,陈远南都没有空吃一口,静心跟庞小南打趣道:“你说陈大哥会不会不想回去了?”
“有这个可能。”庞小南看出来陈远南还挺享受这份工作的。
“要是柳如是能够把陈大哥留下来,这还是个挺好的结局。”静心喃喃自语道。
“那你们要加油啊……”庞小南吃了一口笋子,这清风楼附近出产的笋子,真是又嫩又美味。
“你呢,你就不打算留下来?”静心眼巴巴的望着庞小南。
“我说了,我得回去交差,不然那边的人怎么知道这次穿越成功了呢?”
“哦……”
吃了晚饭很久,陈远南才来到连廊上,问庞小南讨口茶喝。
意外恐怖
“怎么,我们的陈掌柜,现在有时间休息了?”庞小南边倒茶边揶揄道。
“累死我了。”陈远南往椅子上一坐,“这清风楼啊,管理没有章法,这几天我都在梳理管理细则。”
“你就别拿哈利路亚星那一套要求清风楼了,毕竟这里是粗放式经营。”
庞小南明白陈远南的想法,想用现代管理模式规范清风楼,可这清风楼只是宝楼的一个分舵,经营酒店是顺带的,自然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了。
“昏”前婚後 恱兒
“我不坐了,等一下还得卖宵夜,我还得和厨房协调一下上什么菜?”陈远南起身就要走。
“怎么,”庞小南拉住了他,“你都开始卖宵夜了?这里又不是镇上,有客人来吗?”
————
“你可别小看了这里,这里相当于是旅游景区啊,光是客房的入客率就有八成以上,每天晚上他们都不知道干什么好呢。”
陈远南挣开庞小南的手,扬长而去。
“了不得啊,”庞小南转过头对静心道,“我看你们宝楼别做信息买卖了,让陈大哥帮你们把酒楼做起来,那不比贩卖信息赚钱啊。”
“呵呵,这个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一直是用信息买卖的钱养着酒楼呢。”
静心说的没错,宝楼一直就没考虑过作为各地分舵的酒楼要赚钱,只是用来打个掩护和收集信息。
庞小南给静心分析说,酒楼是现金流最充裕的行业,一开业就有钱,非常容易做大做强,要是按照陈远南的思路来经营酒楼,这灵修界很快就会是宝楼的天下。
“看来,我还真得和陈大哥学学怎么经营酒楼了。”
静心听了庞小南的介绍,也开始对经营好一座酒楼来了兴致,这比每天无所事事的坐在这里等待消息要有趣的多。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