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墨桑 愛下-第202章 出路讀書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周沈安扛着十来斤米,另一只手里拎着一条二三斤重的肥肉膘,进了府学后街。
“师娘!”站在还算像样儿的院门口,周沈安扬声叫道。
“唉。”还余下一半的厢房里,一个干瘦的老太太扶着墙,一步一步挪出来,“是周二郎,你这是干啥?咋又拿东西来了,昨儿的饼还有呢,还没吃完。”
“先生的病好些没有?”周沈安将那条肥肉膘递给老太太,拿下那袋米,左右看了看,踢了个小凳子靠墙,放好米。
“是二郎啊,又来送东西了,你昨儿送过一趟了。”厢房最里面,架着个破竹榻,一个五十来岁老者一点点撑起来。
“先生好点儿没有?刚刚我路过应大夫家,看他搭了个棚子,开诊看病了,我跟应大夫说了,让他得空的时候,过来给您诊诊脉,开几幅药吃吃,就能好了。”周沈安蹲在破竹榻前。
这破竹榻用几块砖架着,看起来摇摇晃晃,老先生又挪了挪,竹榻就跟着又摇起来,周沈安下意识的伸手扶住竹榻,以免它倒塌下来。
“你哪儿来的钱?你家里?是周二郎吧?我这眼睛,看不大清,我听着这声音是你。”老先生挪着坐好,用力的看。
“是二郎,二郎还拿了一条肉,有两三斤重,还有米,一大袋米!
二郎,你哪儿来的钱哪?”老太太拎着肉,看着米,一下子精神多了。
“我找了份活,挺挣钱的。”周沈安站起来,手伸到破烂的长衫底下,解下一大串铜钱,“这是半吊钱,师娘拿着,买菜买柴。
应大夫那边,我跟他说过了,诊金还有药钱,回头我跟他结,您不用管。”
“你哪儿来的钱哪?”老太太接过半吊钱,压的半边身子往下一沉,更加惊讶了。
“二郎!你哪儿来的钱?你干嘛去了?你可不能……”坐在破竹榻上的老先生急了。
“先生别急,师娘先把钱收好。
“靠东门那边,有户有钱人家,在咱们扬州城有十几处宅子,现在拿出钱,要重新起宅子,找人画图样儿,制度安排楼阁亭台。
“我就去应了,画了几处宅子,难得她都看上了一张,得了些银子。”
周沈安急忙解释道。
“你这孩子,怎么还是把心思都放在这些没用的东西上头,你又不笨,你要是把琢磨楼台园子的这份心思,都用到文章上,你早就……”老先生一听就急了。
“先生别急,我用在文章上了,真用了。现在这会儿,不是非常时期么,咱们先得吃饱了,才能念书呢。”周沈安忙陪笑道。
“老头子,这都啥时候了,都快饿死了,唉,你还唠叨这些没用的。”老太太四处找了一圈,将那半吊钱塞到老先生枕头下。
“挣够吃饭钱,你别再分心了,把心思都放到文章上。
咱这扬州城,遭此大难,大难不死的,都有后福。
今年说不定要开恩科,今年就是大比之年,这恩科不用开了,咱们扬州,必定要多取不少人,这是惯例了。
你得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用功,秋闱中了,再怎么,你就是官身了,往后,就算春闱屡试不中,那也……”
老先生揪着周沈安,急急的交待道。
“我懂,先生放心,我都懂,都记下了,先生安心养着,让师娘熬些米油给你先补一补,先生先好起来。
咱们扬州城里,现在已经很热闹了,粮行肉市,都开了,各家店也都开了。
刚才我买米的时候,米铺的洪掌柜问我先生怎么样了,问先生的学堂什么时候能开,说他家大小子早上还问他,要来上学。
洪掌柜还说,您这学堂要是还开,他就先把束脩送过来。
您赶紧好起来,回头我找几个人过来,把学堂院子清出来,先搭个棚子,您先把学堂开起来。”
周沈安笑着岔开话题。
“多亏了二郎,等你群弟回来……”老太太抹着眼泪。
“别提他!别提那个孽种,他哪还能活着回来?你看看这仗,这仗……”老先生眼泪淌出来,“这人死的,哪是人哪!别提了。”
“不提了不提了。”老太太转过身,强忍着哭声。
“群弟肯定能平平安安回来,群弟要是回不来,我给先生和师娘养老送终,群弟走前,都托付给我了,师娘别哭了,先生保重自己。
东门东家那边,正忙着,我就不多陪先生说话了。
这些钱,师娘只管用,别省着,米也别省,该吃多少就吃多少。
街角那个小菜市,卖菜卖柴的都有了,师娘去买些,我先走了,明儿我再过来。”
周沈安边说边站起来。
“你家里都安顿好了?你娘没事儿吧?”老先生伸手拉住周沈安,问了句。
“都好,先生放心,先生赶紧好起来,赶紧把学堂开出来,开出来就好了。”周沈安站起来,弯腰替老先生掖了掖被角,辞了师娘,急匆匆走了。
他得赶紧赶到东门里那处宅子。
那位有钱的女东家,昨天交待他今天准时过去,他可不能晚了。
周沈安急急忙忙赶到东门里李桑柔那处宅子,贴在院门口,斜看了眼挨着门框,放在门里的那只大滴漏,舒了口气。
没晚,早了半刻钟,正正好。
周沈安扶了扶头上的破幞头,紧了紧腰带,从头到脚理过一遍,这才上了台阶,进了院门。
这会儿还早,院门里两长排长凳空空无人。
二门门槛上,坐着那位天天看着叫人的愣呵呵的汉子,正捏着根不知道什么棍儿剔牙。
见周沈安进来,大头忙拧头往院子里喊了句,“老大,那个姓周的书生来了。”
“请他进来。”李桑柔的声音从院子里传出来。
“周先生请进。”
听到个请字,大头立刻就客气了,从门槛上跳下来,欠身往里让周沈安。
“不敢当不敢当。”周沈安赶紧冲大头拱手欠身,侧着身子,小心的从大头身边挪过去。
这一伙人,有钱这一条,他看出来了,肯定不是一般的商家有钱人,这一条,他也看出来了。
他们这院子里,可是满院子的刀枪!
“先生请坐。”李桑柔从廊下椅子上站起来,冲周沈安拱了拱手,笑让道。
泡妞高手
“不敢不敢!”周沈安急忙长揖还了礼,拿捏着坐到李桑柔旁边的椅子上。
“这两三天,我统共收到了十六张宅院图样儿。”李桑柔直入正题,一边说,一边接过蚂蚱递过来的一大卷图纸。
“十六张中间,只有一张是你的,就是这一张。”李桑柔抽出最上面一张,卷起放到旁边,指着其余十五张图,笑道:“请先生替我看看这十五张图,你觉得这些宅院园子安排,哪些巧妙,哪些不大好,随便说。”
周沈安不安起来,“东家,这都是……”
“图上的姓名,我都糊起来了,你只看图样,只说图样,不用管是谁画出来的。”李桑柔打断周沈安的话,笑道。
周沈安犹豫了下,咬牙道:“好。”
接过厚厚一卷图纸,周沈安站起来,将图纸摊在长案上,四角用镇纸压住,弯着腰,仔细看起了最上面一张图。
李桑柔端起茶抿着,等他看好。
“这处宅基,我记得去看过,跟着那位马爷。
“这块地儿,有些个狭长,特别是中间这里,宽只有两间半堂屋,这张图还是照东西厢安排,虽说没错,可盖出来之后,这中间的天井,就太狭了,令人郁结,与风水上也不大好。
“前面偏出来的这一处,这一处,把后墙做成影壁,我觉得极好,虚虚实实,巧妙极了。”
仔仔细细看过,周沈安指着第一张图,点评道。
“嗯,那中间的院子,你有什么主意没有?”李桑柔没站起来,往后靠在椅背上,看着周沈安问道。
“不如,把西边厢房,做成半间,让出一半给天井。这样,从外面看,就是一面高墙,从天井里看,又看不出西厢只有半间。
这西厢做成书房,贴后墙放满书架,倒是处雅致地方。”
周沈安仔细想着,笑道。
“嗯。”李桑柔笑着,只嗯了一声。
周沈安卷起第一张图,开始看第二张。
一张张点评完,已经将近中午。
“周先生果然是极擅长制度宅院园林。”李桑柔看着周沈安卷起最后一张图纸,笑起来。
周沈安一个怔神。
“我打听过你。”李桑柔笑着解释了句,看着周沈安笑道:“先生早就考过了童生试,今年秋闱,先生准备下场吗?”
“下场总得下场。”周沈安一脸苦笑,“我十六岁那年就考过童试,之后,直到现在,三十出头了,屡考屡败。我念书写文章上头,天份有限,可是,考,总归要考一考。”
“先生这十几年,就靠府学那些廪米为生?”李桑柔打量着周沈安。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是。”周沈安一个是字答的有些羞耻。
“我这里有份活,要不,先生接下来吧。”李桑柔笑指着那一大卷图纸,“这些图纸,照先生刚才说的,让他们修改。
”除此,我还有些宅子,都交给先生,由先生统总看着制度房舍园子,修建的时候,也请先生看着,随时调整修改。”
周沈安一个怔神,“东家还有宅子?东家统共有多少宅子?”
“挺多的,我没算过,好像这半座扬州城的宅子,都是我的。”李桑柔慢吞吞道。
周沈安眼睛都瞪大了,“您?”
“我要打理的产业很多,没空儿一直耽误在这些宅院上,可我又不想把这些宅子盖的乱七八糟,丑陋不堪。
扬州这么美丽的地方,二十四桥明月夜,我希望我的宅子,不说给这扬州城添光增色,至少,得让人看着顺眼吧。
所以,建之前,我找人制度图画,可制度宅院园林这事儿,极其高深,真不是谁都能做得好的。
这几天看下来,就先生制度的那处宅院,我最满意。
所以,我想把这半城的宅院,都交到先生手里,由先生统总。
只是,这些宅院园林的制度,先生不要一人独揽,最好把这些宅子多安排出去,先让他们看着安排,最后由先生拍板,这样,大家都能有口饭吃。”李桑柔笑道。
“那得不少年……”周沈安有些乱,他实在没想到。
“不急,慢慢盖,慢慢修,三年五年,十年八年,都行。”李桑柔笑道,“我们不急,不和急着修宅子的人抢工匠。”
“东家,”
“他们都称我大当家,你要是愿意接,具体细务,让大常跟你说说,还有你的工钱。”李桑柔笑看着周沈安。
“好!”周沈安犹豫了一瞬,就答应了。
他对秋闱,早就绝了念想,可他手无缚鸡之力,半技之长都没有,当清客伴读,他不够机灵有趣,就是卖酸文,他都没那份捷才,卖十篇被人家退回来九篇半。
实在没有别的生路,他只好一年接一年的赖在府学,靠着那几石廪米过活。
如今,有这半城宅子的活计,说不定能挣够后半辈子的饭钱,反正,他没媳妇没孩子,就一个老娘,吃得少穿得少。
看着周沈安跟着大常进了厢房,孟彦清站过来,看着厢房赞叹了句。“大当家眼光真好。”
“咦,这人不是你先看中的么?”李桑柔看着孟彦清,扬眉道。
“啊,是啊是啊,我是说,这人真不错。”孟彦清一脸笑容里,有几分尴尬。
“我让窜条跟着他看了两天。
前天,他从咱们这儿领到了五两银子,换了铜钱,买了米送回家里,先去了他启蒙的先生家,送了几只饼,一捆柴,接着挨家看他府学的先生、同窗,送了米,或是给了钱。
他那五两银子,大约不剩什么了。
窜条跟府学的老杂役打听了,说在府学里,一直是他揽总各种杂务,任劳任怨,人缘极好。
你眼光确实不错。”李桑柔解释了几句,看着孟彦清,夸奖了句。
“大当家过奖了,我就是随口一说。”孟彦清笑容喜悦。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