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抱抱小龍貓-第293章 吊打渣男來一波分享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砰砰砰!”
苏青之手举杨平之改装的小礼枪朝屋顶来了三下。
无数红色的爱心卡片掉落,将殴打的男女双人组给惊呆了。
“说,为什么打架?”
苏青之将小手枪在手里转来转去,顶了顶李野的胸膛。
“一个不护着自己妻子的人不该打吗?”
“我今儿还就豁出去了,非打死这个狗男人不可!”
李野料定苏怀玉不会伤害自己,话说的格外硬气。
“宴云,你我以后各走各路,我不嫁了。”
小月将金色的小荷包挥手捏成粉末,神情坚定地说。
“放弃沧月派弟子身份,答应做你晏家深居简出、温良乖巧的娘子,你还是不满意。”
“茶水温了又换,经书抄了又改,你可爱的堂妹、尊贵的祖母依然不满意。”
“你永远都在指责我,笑不该露齿,步子不能迈太大,用膳不够端庄温婉,就连盖被子上移了两公分都是错误。”
“你们晏家好大的规矩,所有人都可以不守规矩,唯独我一丁点都不能出错。”
“我是小门小户的野蛮丫头,高攀不起。”
小月决绝的话语和失望的眼神,看的众人心里堵得慌。
“一个荷包而已,你干嘛发这么大的火?堂妹自小就是娇蛮性子,我不给她能哭一宿。”
宴云皱着眉头心里十分想不明白,小月的火气是从哪来的。
喜帖都发出去了,她这会悔婚,我晏家的面子往哪搁?
原以为小月是个懂事温柔的,没想到性子也这么要强。
今日不给她立好规矩,以后还不得骑到我头上来?
“小月,你一向稳重,大方..”
宴云沉思了几秒淡淡地说:“给表妹道歉,这件事我就既往不咎。”
小月眼眶含泪地看着意中人,一颗滚烫的心掉进深渊。
在他心里,祖母第一,表妹第二,自己不知是哪个犄角旮旯的尘埃。
自己被他俊朗的面容迷了眼,也迷了心。
这种男人要他何用。
这种男人就该孤独终老。
“我是认真的,宴云。”
“我小月与你们晏家一刀两断。”
小月的俏脸平静如水,恍惚间又变成沧月派那个伶俐的女弟子。
宴云一时被噎的说不出话,脸色沉了下来,语气也变得冰冷了许多。
“你是觉得聘礼少了吧?我加就是,最多两千两,多了没有。”
他捏着腰间的玉佩,眉眼间闪过一丝不可查觉的轻视。
苏青之怒火唰地冒了起来,真想一拳头砸他脸上。
你大爷的,以为人人都稀罕你那两个臭钱?
小月的一片真心真是喂了狗。
“宴云,你混蛋!”
出声的是李野?
“小月受了多少委屈你看不见吗?”
“你丫的竟然给宴宛夹菜,替宴宛说话?还搂着那小妖精的肩膀?”
“搂着她的肩膀不说,还将小月绣给你的荷包随意给人?”
“姓宴的,今晚上不打死你我就不姓李!”
李野怒气冲冲还要冲上去揍人,就被小月扯住了衣袖。
“小野哥,我们走。”
气凌乾坤 白云一样飞
小月眼眶含泪,抽噎着说:“带我离开这里,嘤嘤。”
哇塞,这妥妥就是李野的机会。
小野鸭的春天就要来了!
“城西有好大一片蒲公英地,李野!”
好兄弟苏青之上前拍了拍李野的肩膀,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小月,你不能走!”
宴云这时才真的慌了,小月是真的要弃了自己。
她是真的要悔婚了!
狂帝的金牌宠后
他扑上前来想要阻拦,就被苏青之用小手枪顶住了额头。
“后退!”
“双手抱头蹲着!”
“哗啦啦!”
锤子兄弟对视一眼,围起一道人墙护送李野等人离开。
“小月,法师说了,你我是正缘能助我飞黄腾达的。”
“小月,大婚请帖我都发出了,你别闹了行不行!”
宴云被保镖们堵的靠近不得,满是不解和愤怒说:“我对你那么好,就为了这么点小事就要弃了我?”
“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你绣给我的荷包我又不是第一次给人,再说确实没表妹绣的好,我还不能说真话?”
“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有什么大不了,你到底生的哪门子气!”
苏青之玉手一挥给他下了禁言术。
空有一副好容貌,根本就是个狂妄自大的男人。
小月话都说的这么清楚,他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真是可笑,真是一头蠢笨的小猪崽。
让女人心灰意冷的偏偏就是这些你不在意的,嗤之以鼻的小事。
她要的是你的尊重和呵护,可惜你令她失望至极。
谢谢你给我的好师兄李野腾位置。
“锤子兄弟,送他十坛上好的女儿红,我请客。”
苏青之转了转手上的小手枪,眯着眼睛吹了吹。
一场闹剧结束,回到雅秋苑的苏青之枕在冷千杨腿上叽叽咕咕说了一遍。
“仙君大人,李野要是定亲,你打算随多少礼金?”
她歪着脑袋咄咄逼人地问着,示威一般晃了晃爪子。
说不到本尊的心坎上,看我不挠死你。
翻着书卷的冷千杨嘴角漾起浅浅的弧度,淡淡一笑:“你放心。”
答非所问,懒得理你。
苏青之一脸不悦,手指揪着他手臂的痒痒肉就是狠狠一扭。
“如果叔父跟你掉河里,救你。”
“如果小九跟你一起唤我,选你。”
冷千杨眯着眼,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大手一挥。
书房的纱帘徐徐垂落。
案几上的青衡香袅袅燃起,房间里的地龙温暖如春。
“咔嗒。”
那是书房门被卡死的声音,也就意味着,这是一个密闭的,私密的空间。
被冷千杨按在墙上的苏青之惊慌失措,开始求饶。
天命王妃,王爷捡来爱
“我..我去给你种向日葵,爱心形状的。”
“清心咒真的好好听,我这会就去背,一百遍太少,五百遍!”
“对了,我师父刚吩咐我去他屋里对弈,不能迟到!”
她耳畔边边男人的呼吸低沉绵软,轻轻一笑:“怕我?”
我好怕。
你还没开始挥起战刀,我腰就开始酸了。
“怂货。”
仙君大手一挥,书房的纱帘快速升起,又是窗明几净,鸟语花香的场面。
斗战武神之封印传说 小家宁
不少门派掌门候在书房门口,吵吵嚷嚷,不知在说什么事。
逃走的苏青之掩面跑下台阶,回望着书房里侃侃而谈的那个人,就见他的眼神不经意地黏了过来。
正襟危坐的冷千杨自信一笑,将手里的橘子皮慢条斯理地一片一片剥落。
橘子果肉上的白色脉络也被他的手指轻柔地、缓缓地剥掉。
这专注而认真的架势,好像剥的不是橙子,是什么..人。
“甚甜。”
仙君轻甩广袖,将金灿灿的果肉优雅地在唇齿间游移着,带了几分不舍咽了下去。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啊!啊!
跌坐在台阶上的苏青之连滚带爬,靠着窗外的海棠树站直了身体。
什么声音?
书房里满满当当的各派掌门伸长脖子开始张望。
待看清海棠树旁红晕满满的丹凤眼弟子时,众人的大脑忽然开始迷糊。
甜的到底是橙子,还是人?
“哦哦!”
“今晚的膳食,我要咸口的。”
“我也是,糕点好甜吃太多,我会发胖的!”
“方琼,你不是最爱甜口嘛,难道是吃伤了?”
众掌门会心一笑,默契地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一眼主位上的仙君。
“如雪,红梅香查的如何?”
“白神医怎么说?”
冷千杨压下心底的涟漪,沉着脸说。
“师兄,那些中了红梅香的弟子已全部禁足在虚竹峰后山,白神医在崆峒山的草丛里发现了这个。”
花如雪将几朵紫色的干花小心翼翼地放在案几上。
“最早发病的是我们崆峒派弟子,听说这个花种是一个女子留下的!”
方琼挺身说着,视线在看到书房外海棠树下苏青之的那双丹凤眼时,他身子猛地一抖。
“那女子有双…丹凤眼!”
他打量着仙君的神色,又死死地盯着苏青之说:“那女子是丹凤眼!”
苏青之:“…”
不是我干的!
你看我干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