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洪荒歷 ptt-第三十二章,第三十三章:智者,愚者與誇的大計劃鑒賞

洪荒歷
小說推薦洪荒歷洪荒历
(PS:两更合一起了,今天的更新奉上。)
唯上智与下愚者,可坚定不移,中者必乱。
昊又死了几次,这几次的死亡,让他的迷茫一扫而空,拉着艾伊在每一次复活后,立刻就转移出了玄黄舰中,化身昊天战体,冲向了五大高阶圣位,然后一次次的被杀死掉。
艾伊都已经死得有些懵逼了,但是她还是本能的解析昊给予的圣道凝结,本能的跟随昊融入到了昊天战体中,然后还没搞懂情况就被杀死,一次又一次。
如果可以重來
终于,艾伊忍不住在一次融入到昊天战体后,问向了昊道:“为什么还要出来?我们不是一直被杀死吗?根本没法反抗啊,高阶圣位已经超过我们想象了,与其去被杀,还不如想想别的办法呢。”
“无法可想!”昊的声音回答道:“我刚才其实已经仔细想过了,目前我们所处的情况就是如此了,因为时间回溯的关系,我们算是被困死在这数分钟的回溯时间限定之内,在这期间,不管我们有任何的变化,时间的限定决定了我们根本没有任何腾挪转变之机,不管我们是想办法带着伊露维塔逃走,还是改变战局的细节也罢,都因为时间回溯而无法成功,第一次成功后,立刻就会被高阶圣位所阻止,这就是限制了。”
“我们不知道时间回溯的限制,也不知道下一次是否就会结束时间回溯,所以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其实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对抗这五名高阶圣位,除此以外再也没有别的路可走,这是一个蠢办法,但也是唯一的办法。”
“这种情况下,唯愚者能胜!”
昊说这番话时,其实脑海里想着的是智者与愚者之辩。
万族自万族大战结束后,文明发展速度其实是相当快的,各个联盟与帝国,更有双皇压在头顶上,说句不好听的,便是有阴谋家想要颠覆这和平都做不到,为此东皇大开杀戒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才保有了和平这么多年,甚至让战后新生代都觉得这和平才是主流。
在这种和平下,各个种族的文明相互碰撞,又不至于爆发成大型灭绝战争,所以有了诸多的文化诞生,魔法的,战争的,文化的,思想的,诸多文明精华都浓缩其中。
智者与愚者之辩是昊记忆比较深刻的一种哲学思辨,在这个思辨中主要辩论了成功的必要之途,整篇辩论字数极多,而且分为了好几个派别,有从一开始就参与辩论的,也有后面加入的派别,其中最让昊印象深刻的是其实是在这场大辩论中的一句话。
“唯上智与下愚者,可坚定不移,中者必乱。”昊将这句话给叙说了出来。
然后他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不问难度几何,唯问磐石何处,之前是我迷茫了,因为不可敌的自然具现面前迷茫了,对于我而言,高阶圣位就仿佛是自然天地那样不可敌,而蝼蚁怎么可能匹敌天地?但是我现在明白了,许多时候并不是蝼蚁想要去匹敌天地,而是没有选择,正因为没有选择,所以才必须要死撞墙壁,用头将这墙壁撞开,或者就撞死在这墙壁上,因为没有别的路可走,唯有这向前直冲,所谓向死而生就是如此,而这就是迷障,为什么说唯上智与下愚者可以坚定不移?因为一个是看破了迷障,一个则是从未看到迷障,所以他们眼中都有了真实。”
“我们现在已经是无路可退,唯有打败眼前五尊高阶圣位才可以挣出一条活路,这看似是绝望之境,但是何尝不是眼前的一堵墙呢?我现在唯有这昊天战体可动用,唯有用昊天镜来解析这战体的最优配比,以及你的真典解析度来提高,这是唯一一条路,所以我想要试一试,是不是真的已经无路可走,我想要试一试,力量是否真的无所大用!?”
越说,昊的精神越是清晰,体现在昊天战体上,就是这昊天战体表面浮出了一层青光,这层青光纯之又纯,清之又清,这光从昊天镜中流出,遍及了整个昊天战体。
昊仿佛不觉,但是他感觉到自己的思维前所未有的清晰,这种清晰让他明白了之前的迷茫里的错误,比如认为力量对权柄无用之类,因为所谓的权柄,其实就是一种基础规则的高等应用罢了,比如时间基础规则就可以衍生出无数种权柄来,时间视觉,时间触觉,时间感知,时间减缓,时间加快,时间暂停,时间倒流……等等权柄来,高阶圣位之所以让人感觉无可匹敌,不过只是因为他们将属于自己圣道的权柄修炼到了近乎掌控的地步罢了。
根本没有所谓的力量无效论,昊知道,这个世界,天地,多元宇宙,第一基础法则就是力量,这绝不是什么夸大的言辞,往大了说,若是没有足够的力来作用,多元宇宙诞生之初的大爆炸就不可能存在,往小了说,构成所有物质的最细小微粒连接的就是力量,能量的形成也是力量,甚至连空间的稳定,时间长河的流逝等等,都是由力量来决定的,力量看似不在,但却是决定了整个多元宇宙一切事物存在的根基,若是没有力量,多元宇宙本身就是不存,所以力量才是所有基础规则的第一。
这时候,昊心里产生了一种明悟,那就是并非力量无效,而是他的力量太弱罢了。
“外而巨的强大方向吗?”
昊这时候就坚定的对艾伊道:“艾伊,你什么都不要管,只管安心的解析圣道,提升你的真典解析度与数量,我就专心解析袭击我们的高阶圣位权柄,以及解析昊天战体本身,我有一种预感,我们恐怕正在经历一场难以想象的大机缘啊……”
帝少的替嫁宝贝
“……所以说,你是智者咯?”罗丝还在不停的开口说着话,十句话有九句都是属于废话,不过剩下的那一句里就可能含有重要信息,这样九假一真的话术就可能从夸那里获得一些额外信息。
夸却是油盐不进,只是堵在罗丝身前一个人喝着酒,任凭罗丝说什么都不理会,而罗丝却也没有任何不耐烦,只是一遍一遍的说着垃圾话语,然后在这无数垃圾话语中偶尔夹杂着一两句她想要问出来的信息,就在这样的语言轰炸中,十多次的时间回溯过去了。
然后夸忽然站了起来,他一脸喜色的看着前方,在他和罗丝之间出现了一阵空间扭曲,罗丝整个人都愣住了,她就看到在这空间扭曲里窜出来了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是浑身是伤,其中一个伤得尤其之重,几乎半边身体都没了,不过他死死咬着牙齿苦忍着疼痛,而另一个只是少了一条胳膊,却大呼小叫的仿佛随时都要死了一样。
两人从空间扭曲中一出来,当即两人脸上都露出了喜色,可是他们的喜色还没来得及露出完毕,下一瞬间就被夸给掀开了头盖骨,字面意思的掀开了头盖骨,不是掀开了头盖……
然后罗丝就诧异的看着夸一脸喜色的将两人的大脑给直接吃到了肚子中,不过夸倒是没有露出什么品尝美味的表情,而是闭上眼睛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罗丝看着两个没了头盖骨与大脑的尸体,她皱着眉头道:“你在这里蹲守的就是他们两人吗?一个应该是修罗族人,一个则是鸽族人,都是凡物,他们有什么特殊的吗?而且你吃了他们的大脑,你想要知道他们的记忆吗?为什么不用圣道去融合他们,这样知道的信息不是更多吗?”
说话间,罗丝身上就有灰黑色光芒腾起,她仔细看着了夸,然后她恍然的道:“他们的大脑……你吞下去后并没有消化掉,而是将他们融入到了你模拟出来的环境下,你在为这两颗大脑虚拟环境信息?换句话说,他们还活着,活在你虚拟给他们的环境下?”
夸看了罗丝一眼,他没说话,只是默默的调试着他给两颗大脑虚拟的环境与信息,然后他就默默的从这两颗大脑中搜寻他想要的东西,这一切都直到时间再次回溯时,夸的脸色都没有多余变化。
罗丝就默默的旁观着,在之后的十几次时间回溯中,这两个人又出来了三次,而每一次都是夸在两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前就掀了他们的头盖骨,然后次次都是把他们的大脑吞入肚中,次次都从他们的大脑里搜寻着信息。
看了这么几次后,罗丝就说道:“我明白了,你想要的信息并不是他们已经获得的,因为若是这样,你有一万种办法从凡物那里知晓,毕竟你可是高阶圣位,你想要的信息是他们还未获得的,也是因为‘理’吗?你从‘理’那里知道了这一切,知道了有两个人会在现在或者未来获得某种重要信息,所以你才在这里守株待兔,对吗?我想,你或许需要我的帮助。”
夸这时候正坐着静待那两人可能再一次的到来,他对于罗丝的提议沉默了半响,这才说道:“是,我承认这一点,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来找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堵你的其中一个原因,你的神职中有蜘蛛这一项,更擅长阴谋,诡计,人心,调教等等,和你比起来,我确实做不到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得到我想要的答案,你可以在虚拟环境下模拟出极为真实的情绪,甚至某些极端情况,我确实需要你的帮助,那么你想要获得什么,或者知晓什么?”
今天开始养凤凰
罗丝就笑了起来,眼前这情况正是她最擅长的领域了,她怕的是自己毫无价值可言,在无底深渊那种世界中,毫无价值就意味着会直接被消灭,那怕是棋子,那怕是RBQ都是有价值的,当下她就眼珠子动了动道:“我想要知道这一切,你想要获得的,你设计的阴谋布局,以及造成眼前这时间回溯的缘故,还有……”
夸冷冷的道:“你太贪心了,你难道不知道吗?有多大的力量,才可以获得多少的真相,你确认你想要知道全部的一切?”
罗丝顿时有些迟疑了,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夸在故意哄骗她,不过她也知道某些真相光是知道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原本她自傲于自己的高阶圣位实力,但是在见识到夸这样比她强大的高阶圣位都小心翼翼时,她是真的有些怕了。
所以她想了想道:“没错,诚如你所言,多大的实力可以获得多少的信息,而且我也担心你告诉我的信息是虚假,所以我的要求很简单,我们都指着冥河用彼此圣道发下誓言,我帮助你获得这两个人大脑里的信息,而你则要把我现在实力能够承担的真相告诉我,若是不然……你就慢慢去尝试好了,反正这时间回溯估计还有得等,不过你我都是高阶圣位,我们都知道这一点,那就是得到多少就要失去多少这条真理,这种能够让高阶圣位的时间都被回溯的情况,不可能永远的持续下去,而那两个人也不是每次都会出现,你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夸脸上露出了迟疑,他坐着想了至少一分钟左右,这才说道:“好,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我们彼此都指着冥河用彼此圣道发誓,但是我也要提一个要求,那就是若是你对我所说出的真相心动了,有兴趣了,你必须和我结成盟友,一起来完成接下来的部分,在此期间,你我属于同盟,不得出卖这信息,不得出卖彼此,不得对彼此出手,必须同心协力的完成这布局,如何?”
罗丝也开始仔细想了起来,她仔细看着夸的表情,又就誓言与夸进行了数次细节上的讨论,最终仍是在欲望与好奇下,与夸一同对着冥河发下了这誓言。
然后夸就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在接下来的两次时间回溯中,将他所知道的部分真相告诉了罗丝,而罗丝是越听越诧异,脸上的惊容也越来越盛,到得最后,她的脸上除了惊骇以外,所剩下的就是满满的愤怒。
“夸!你居然敢暗算我!你根本就不是为难要告诉我这些真相,你……你居然从一开始就在试图引我上钩!?”罗丝愤怒的质问向了夸道。
夸却带着微笑的说道:“别说得那么难听嘛,是你自己想要知道真相的,是你自己想要获得这背后巨大收获的,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撒谎,这一点由冥河作证,若是撒谎了,或者想要对你不利,那我现在已经被卷入到了冥河之中,至于这其中的危险肯定是有,而且是有大危险,不如此,你觉得可以获得如此大的收获嘛?我确实需要你的协助,但这和引谁上钩毫无关系……顺便说一句,快点变强吧,还有更惊人的真相没告诉你呢,除非你临近先天圣位,与我此刻等同,不然你连知道的资格都没有呢。”
罗丝沉默了,她默默思索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半响后才微微点头道:“我承认你说得有道理,但是……罢了,我自己贪心了,有多大的力量,获得多大的真相这一点我都没忍住……不过我还是要确认一下,你所说的九头氏计划可是当真?”
夸就笑了起来道:“不当真,我来此作何?不过倒不是九头氏计划,对我来说,或者说现在对你我来说,九头氏就是我们必然的死敌,而且是我们绝对无法匹敌的死敌,所以我们的计划根本不是九头氏计划,而是这个计划最重要的战果与结局……”
“逆·九头氏!”
夸眼中带着无比的狂热,他向着罗丝伸出手来道:“想一想吧,只要这个计划成真,我们就是新时代的创世父神与创世母神,什么先天圣位,什么双皇,什么虚空大君,什么先天魔神,什么高低纬度,在我们面前全都是渣渣!你和我可以再也不用惧怕什么,没有人可以杀死你我,也没有人可以欺压你我,你和我就是新时代的双皇……不,至高,甚至我们还可以奢求一下终极……哈哈哈哈……”
罗丝的脸上也渐渐带着了某种奢求欲望,不过她还是冷静的说道:“还有别的真相我不知道,所以我姑且只相信你到逆·九头氏计划完毕为止,虽然之后我不知道,但是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要做到那一步为止?”
“那一步?”夸脸上带着狰狞无比的笑容,他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说道:“当然是最后一步了……”
“逆·开天辟地啊!”
另一边,修罗斩与无天都在默默沉思着,两人的表情都有些诡异,因为他们连续操纵魔法阵穿梭了空间接近二十次了,一次都还没有遇到昊不说,这二十次里有一半的次数都是直接死于非命,还有几次则穿越到了永夜中,然后被永夜灾难或者永夜诅咒给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些也就罢了,还有大约七八次的空间穿梭,直接让他们陷入到了梦境之中。
没错,他们都感觉到他们处在了梦境里,现实脑门剧痛,然后就是在各种稀奇古怪的梦境里胡闹,比如修罗斩在其中一个梦境里回到了地球时代,变成了一个社畜,在里面辛苦养家几十年后老死过去,每天每夜都是加班,加班,加班,做着各种奇怪的文献文档工作,从一开始的996变成了后面的007,而且还被周围人羡慕的说他遭遇了福报……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而无天则更惨,他的大部分梦境都和学校有关系,比如有一个梦境,他不停的做着各种题,靠着他的种族天赋旁白,写着各种各样奇怪的题目和答案,最惨的一次就是他作为一个高考生,距离高考还有半个月时间,他硬是在这半个月里品尝处了苦熬高考一百年的味道来……
这是噩梦啊!而且是最最最可怕的噩梦啊!!!
“我们……要不暂停了好吗?”无天有些胆战心惊的问道,他是真不想再做高考题海一百年了。
修罗斩下意识的道:“好,停……停你妹啊,之前做梦的那些,我觉得是我们直接穿梭到了永夜灾难里,估计就是噩梦型灾难具现吧,反正时间可以回溯,没,没什么好怕的!继续,我们若不继续,万一天死了,或者这次作战失败了,难道你真想要一辈子被一个高阶圣位当成宠物养着嘛!?”
无天想了一秒时间就说道:“其实倒也不是不行,福利待遇什么的还好啦,有吃有喝可以鸽……我错了,我们继续吧,把你的拳头拿开一些,我们继续吧!”
两人又开始了那苦逼的空间穿梭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