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顫慄高空笔趣-第772-773章 摔倒展示

顫慄高空
小說推薦顫慄高空颤栗高空
第772章
挖了好半天土,李腾现在是又困又累。
躺下之后不久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
李腾被尿憋醒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在入睡前要喝好几大碗水的原因。
晚上没有人值夜,火盆里的煤球虽然放了不少,但不一定能坚持到第二天早上。
需要有人起夜给火盆里加煤球。
喝几大碗水,夜里肯定就会被尿憋醒,就不担心一口气睡过头了。
坐起身,外面仍然漆黑一片。
火盆里的煤球果然快烧完了。
如果娜娜这时候醒着,应该能看到那些孤魂野鬼又开始尝试要进入房间了吧?
李腾瞅了瞅床上的张萌迪,睡得很熟。
沈孟颖仍然昏迷,但气息似乎已经恢复正常。
娜娜也睡得很熟,小嘴嘟嘟的很是可爱。
李腾下了床,用火钳夹了些煤球放进了火盆里,让火势重新旺了起来。
他悄悄地走到外面的堂屋,试着点燃了煤油灯,然后拎着灯轻轻推开堂屋门,来到了院子里。
院子里漆黑一片。
那些孤魂野鬼并没有吹熄他手中的煤油灯,这让他可以拿着煤油灯照着亮,进入到了院子角落的厕所里。
进入到厕所里,把煤油灯放在窗台,解开裤子正准备放水的时候,李腾皱起了眉头。
应该是蹲坑的地方,现在却是一片沙地?
感觉着……有些不太对啊!
李腾尿急,还是先对着沙地放起了水来。
足足放了五分多钟,感觉着还是很尿急,永远都放不完的样子。
“其实,我没有醒,我只是在做梦,所以厕所的地面才会变成沙地,而且我怎么放水都放不完。”李腾在一瞬间明白了过来。
“我得想办法醒来。”李腾沉思。
根据经验,从梦中醒来的方式,就是高坠。
李腾来到外面院子里,爬上了餐桌,然后仰面朝天向后方倒了下去。
‘咚!’
咸腥咸腥的味道。
剧烈的震荡。
剧痛。
疼得李腾全身冒冷汗。
他很惊讶地发现……
刚才的高坠并没有让他醒来,反倒是让他结结实实地脑袋着地撞在了院子的地面上。
幸好院子的地面是土地,而不是水泥地,不然他此时已经脑壳碎裂、脑浆迸溅了。
但即使是土地,他摔得也不轻。
身体似乎已经不听使唤了,有力气也使不出来,根本没办法爬起身。
“难不成……这不是梦境?”李腾心里后怕了起来。
“不可能啊!厕所的地面,不可能是沙地,他放水也不可能放五分钟都放不完,这些都是梦里才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李腾很艰难地思考着。
“可能,我还是没醒,只是这个梦睡得比较沉,或者说,高坠醒梦的方式,在这次的剧本世界里行不通。”李腾也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
现在要怎么办呢?
如果沉在这个梦中无法醒来,可能会很麻烦。
火盆里没有人添煤的话,那些孤魂野鬼就会趁他们入睡的时候,试图侵占他们的身体。
道长的符纸并不能有效保护村民,这些村民说不定早就被孤魂野鬼侵占了身体,甚至被反复侵占,但那些夺舍的鬼魂并不会主动暴露自己。
这个村子里危机四伏,他还是有些大意了,应该和张萌迪轮流值夜。
靠喝水憋尿逼自己醒来的方式,显然失败了。
现在到底该怎么做?
“萌迪!娜娜!”李腾试着喊了几声。
虽然他身体不能动,但是可以喊叫出声。
“萌迪!娜娜!萌迪!娜娜!”
李腾继续喊着。
终于,有人急匆匆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是张萌迪。
“老公,你怎么了?”张萌迪只披了件衣服,见李腾躺在地上,头下面还在流血,不由得惊叫出声。
“我不小心摔倒了。”李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事情。
“我扶你起来。”张萌迪伸手试着想要把李腾从地上扶起来。
但是,李腾身体完全不听使唤,感觉着应该是颈椎摔断了之类的,导致的高位截瘫。
而且,她稍微一挪动李腾,李腾就头晕目眩,难受异常。
张萌迪不敢再动李腾了,她拿来被子盖在了李腾的身上,又在李腾身边烧了个火盆。
“你看看我睡的地方,被褥下面有没有一个八卦盘?拿过来或许对我有些用处。”李腾向张萌迪说了一声。
张萌迪回到卧房里找了找,但两手空空地走了回来,说没看到八卦盘。
李腾又把他放八卦盘的位置详细说了说,张萌迪又回了卧房一趟,还是没有找到。
“老公,你怎么伤这么重?我去村子里找人来帮你看看吧。”张萌迪很是伤心。
“不用了,夜里你别到处乱跑,我睡一觉就好了。”李腾很累很疼很难受,眼皮也变得很重。
张萌迪摸着李腾的脸,李腾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过去。
……
李腾是被一阵说话声惊醒的。
张萌迪带哭腔的声音。
还有几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李腾睁开眼睛看了看。
天亮了。
是两名道士还有两名村干部来到了他家的院子里。
他自己……居然还睡在地上!
不会吧?
昨天夜里那一幕不是在做梦?
而是真的?
太扯了吧?
这恶梦还醒不来了?
“他伤得太重,没得救了。”道士的声音。
“道长,真的没办法了吧?能不能让你们师尊过来看看?”张萌迪的声音。
“师尊昨天夜里为了救他老婆,元气大伤,现在正在闭关养伤,不可能出来的。”道士拒绝了张萌迪的请求。
院子里的几个人又和张萌迪说了几句话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张萌迪走了过来,发现李腾醒了,连忙蹲下了身子。
“老公你醒了?”
“嗯。”
“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张萌迪又问。
李腾试了试,他仍然感应不到自己的身体和手脚
这要是梦,也太真实了。
如果这不是梦,他就是被自己蠢死的。
见李腾不吱声,并且微微皱眉,张萌迪知道肯定是没希望了,想哭,又没敢在李腾面前表现出来,勉强挤了个笑脸,比哭还难看。
第773章
“妈妈!妈妈!爸爸!爸爸!”
娜娜在卧室里大喊大叫着。
“快去看看娜娜。”李腾向张萌迪说了一声。
“不用管她,她早上醒来习惯性地叫喊。”张萌迪摇了摇头。
“妈妈快来啊!”娜娜大哭了起来。
“快去!”李腾催促了张萌迪一句。
张萌迪只好去了卧房。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张萌迪带着娜娜来到了院子里。
“爸爸!你怎么睡地上啊?”娜娜很好奇地看着李腾。
“别来惹爸爸,一边去玩!爸爸生病了。”张萌迪把娜娜驱赶开了。
“爸爸待会儿再陪你玩。”李腾冲娜娜笑了笑。
“她醒了。”张萌迪把娜娜赶走之后,蹲下身子向李腾说了一句。
“小沈?”
“嗯,但是,她只是呆呆地坐在床头,我和她说话,她毫无反应,连看都不看我,看起来好奇怪。”张萌迪描述了一番。
“不知道她在村外遭遇了什么,只能等她恢复了才能问清楚了。”李腾皱起了眉头。
“我给你煮些大米稀饭吃好不好?”张萌迪向李腾提了出来。
“萌迪,听我说,我们现在是在做梦,我现在这种状态是不正常的,但我无法醒来,需要你的帮助。”李腾感觉着再拖下去也不是事儿,于是向张萌迪提了出来。
“做梦?怎么会……”张萌迪有些发懵。
“是的,你相信我就对了,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我……我要怎么帮你?”
“把菜刀拿过来,对着我脖子猛砍几刀。”李腾向张萌迪提了出来。
他不相信自己现在的状态是真实状态,绝对是在做梦,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被困在了梦境之中无法醒来。
既然下坠的方法都无法醒来,那只能使用终极办法:用死亡的方式醒来了。
“那怎么行?”张萌迪吓了一跳,不停地摇着头。
“你不相信我吗?萌迪,你必须按我说的来做!”李腾有些急了。
张萌迪哭着跑开了,很显然,她觉得李腾一定是疯了。
李腾叹了口气。
“爸爸。”娜娜见张萌迪没有在李腾的身边,于是悄悄地跑了过来。
“娜娜,你看看爸爸身边有没有别的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啊?”李腾向娜娜问了一声。
“没有啊。”
“娜娜,你记不记得昨天夜里的事情?和爸爸一起去挖石头下面圆盘的事情?”
“记得啊。”
“那你现在能不能‘看’到那个圆盘在什么地方?昨天爸爸把它挖出来,藏在了被褥下面,但妈妈在那里找不到。”李腾又问。
娜娜向四周看了一圈,眼神有些茫然。
“我也找不到。”娜娜向李腾摇了摇头。
“你知道那个圆盘是做什么用的吗?”李腾继续问。
“不知道。”
“娜娜,爸爸有件事让你帮忙。”李腾想了想向娜娜提了出来。
“什么事啊?”
“你去厨房里,把菜刀拿过来。”
“不行,妈妈不让我碰菜刀,菜刀很危险。”娜娜使劲摇了摇头。
“菜刀确实很危险,小孩子不能碰菜刀,但这一次特殊,爸爸要和你玩个好玩的游戏,你按爸爸说的做了之后,爸爸带你去爬山。”李腾继续说。
“好吧。”娜娜犹豫了一会儿,向四周瞅了瞅,没看到张萌迪,于是小跑去了厨房里。
过了一会儿之后,娜娜小心翼翼地把菜刀拎了过来。
“娜娜,你用两个手一起抓住菜刀,然后举高高,对着爸爸脖子用力砍下来。”李腾指导着娜娜。
“不行。”娜娜想了一会儿,总觉得这事儿不太对劲,于是摇了摇头。
“你按爸爸说的做,爸爸给你买糖吃。”李腾继续说。
娜娜犹豫,然后四处张望着。
“爸爸给你买棒棒糖。”李腾知道娜娜很喜欢吃棒棒糖。
“妈妈说,一天只能吃一根棒棒糖。”娜娜想了想回答了李腾。
“你帮爸爸做事,爸爸偷偷奖励你一根,并且准许你一天吃两根棒棒糖。”李腾继续说。
娜娜犹豫着,又向四周瞅了瞅。
“娜娜你在做什么?”张萌迪从房子里出来了,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大惊失色,大喊着冲了过来,把娜娜手中的菜刀夺走了,并且对她大骂起来。
娜娜哭着向远处跑开了。
“唉……”
李腾长叹了一口气,刚才全都白忙活了。
“你怎么能这样?就算你再也起不来了,我也会一直陪着你,如果你没了,你让我们怎么活?”张萌迪也大哭了起来。
“萌迪,你冷静下来听我说,我们现在是在一个梦里,这一切并不是真实发生的,我可能只有死掉,才能摆脱这个梦境,你必须帮我,你不帮我,我会困死在这里。”李腾向张萌迪解释着。
“你不要说了!”张萌迪显然不相信李腾的‘鬼话’,觉得李腾就是因为受伤严重,不想拖累她们,所以想自杀以求得解脱。
“萌迪,你是不爱我了吗?为什么我说的话你不相信?”李腾大怒。
张萌迪不吱声,只是哭。
李腾大发了一通脾气。
但是,无论李腾怎么软硬兼施,张萌迪都不肯拿菜刀砍他。
甚至也不许娜娜再接近他。
天越来越阴,甚至开始零星飘起了小雨。
张萌迪小心翼翼地把李腾挪到了一张床垫上,然后奋力把他往堂屋的方向拖了过去。
最终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李腾拖进了堂屋。
一声炸雷,外面的雨也哗啦啦地下了下来。
李腾无法劝服张萌迪,索性紧闭着眼睛也不再搭理她了。
最强小农民 十一班
又过了一会儿之后,张萌迪缓过劲来,拿了把伞去厨房做饭去了。
娜娜也被她叫去了厨房。
“孟颖?孟颖?”李腾向沈孟颖喊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之后,沈孟颖从卧室房间里走了出来,目光怔怔地看向了地上躺着的李腾。
“孟颖,你能听到我吗?能回我一句话吗?”李腾向沈孟颖问了几句。
“老鼠!好多老鼠!”沈孟颖突然尖叫了一声,转身逃回了卧室里。
“老鼠?”李腾躺着一动也不能动,也没办法看身边的地面上有没有老鼠。
过了一会儿之一,还真有一只老鼠爬上了他的被子。
然后是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
越来越多……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