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討論-320 四星!四星!熱推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翌日,凌晨四点。
斯华年准时睁开了双眼,缓缓坐起身来。
她一手揉着自己凌乱的长发,深深的叹了口气,似乎还在试图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就听到身侧“噗通”一声!
斯华年猛地扭头望去,只见荣陶陶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很有“诈尸”的风范。
斯华年微微挑眉,道:“成功了?”
“成功了,成功了。”荣陶陶嘴里嘟嘟囔囔着,头脑似乎还不算特别清醒,顺手打开了床灯,便急忙套上了一件厚厚的白色毛衣,“也不看看我是谁?”
看着荣陶陶迷迷糊糊,却又如此匆忙的模样,斯华年不由得会心一笑。
这个小鬼…恐怕已经等待许久了,只是因为时间尚不到凌晨四点,他便不敢发出一丁点儿声响,一直等着她醒来。
荣陶陶是昨天晚上,在篝火晚宴上进入晋级状态的,爬上了二楼之后,便一头栽倒在了床铺上,三星魂法晋级四星魂法,足足用了一夜的时间。
事实上,荣陶陶不确定昨晚自己到底睡没睡着,反正他一直都在吸收魂力、努力晋级,也一直都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
甚至包括现在,荣陶陶还感觉自己半梦半醒的。
起床的第一时间,荣陶陶便从自己办公桌的柜子里掏出了两块泡芙,一包夹心饼干,一边扒开狂吃,一边走向了不远处的沙发茶几,作势就要烧水沏茶。
看他饿的这幅熊样子,斯华年心中哼了一声,自顾自的走进了卫浴间。
荣陶陶一边吃着泡芙,头脑也清醒了些许,点开了自己的内视魂图,险些傻笑出声……
魂法·雪境之心:四星初阶!
万岁!
四星魂法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一身魂技都可以加点,提高潜力值上限了!
那还等什么?
首先就是雪爆,走起~
荣陶陶看着潜力值只有3星,并且已经晋升为精英级的雪爆,他二话不说,直接一个潜力点扔了进去。
随即,雪爆的潜力值上限提高,来到了4颗星。
荣陶陶足有21点备用潜力值,用了一个,还有20个呢,嗯…且让我好好研究研究!
白灯纸笼和莹灯纸笼,应该没有升级的必要,归根结底,这只是个照明工具?
荣陶陶犹豫了一下,看向了雪踏。
这个可以让他踩在雪上的魂技,同样潜力值只有3颗星,而他已经练到满级精英级了。
要不要提高一下呢?
我又能从这项魂技中,获得什么呢?
它能让我踩踏在雪上,在覆盖积雪的环境中行动自如,那么……
如果等级越来越高的话,我是否可以踩着一片雪花,勇闯天涯?
我有五个大佬爸爸 单双的单
一时间,荣陶陶陷入了沉思,他心中始终怀有踩着雪花、在空中二次借力的梦想。
这可不是胡猜胡想,要知道,相当一部分雪境魂武者的本命魂兽是雪夜惊。
虽然雪夜惊的资质很低,但会被魂武者的资质拉平,因此,雪夜惊自身拥有的魂技,也会提高潜力值上限。
当魂武者进入魂校段位,可以与雪夜惊施展合体技之后,显然,雪踏可以让他们在风雪中作威作福。
夏方然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雪之舞可以让他的身体更加轻盈,甚至可以乘风而起,但他行进的方向,一定是风雪吹拂的方向。
夏方然能在风雪中改变行进路线,除了雪之舞之外,必然结合了高级别的雪踏魂技,以达成空中二次借力的效果。
而且要知道,少魂校、甚至是中魂校,雪踏最多也就不过是大师级、殿堂级?
如果荣陶陶能修炼的更高的话,踏雪而飞,似乎并不是梦想?
异界暴徒
荣陶陶心中暗暗点头,将一点潜力值扔了进去。
早晚有一天,我不仅能二次借力,甚至还能凌空而立!
接下来就是魂技·雪之魂了。这同样是潜力值3颗星,并且荣陶陶已经修炼满级的魂技。
武器的话…似乎没有提高潜力值上限的必要?
荣陶陶觉得,自己现在拿着的武器也很坚固,更何况还有魂力保驾护航。
在魂力的包裹之下,在过去以往的战斗履历之中,雪制的方天画戟从未断裂过。
嗯,暂且先放一放吧,再说。
霜之息、霜花雪饼的潜力值都是4星,寒冰径潜力值5星,两项核心魂技玉龙馈赠、雪之舞的潜力值更是高达7星,暂时都不用管。
冰玻璃,冰之柱,雪陷!
这仨可都是潜力值3颗星,此时荣陶陶已经修满了的。
冰玻璃的话,荣陶陶马上就可以学习进阶版本的寒冰屏障了。
而且,他还有自创魂技·霜花雪饼,在冰玻璃与霜花雪饼之间,荣陶陶当然更倾向于去投资霜花雪饼,冰玻璃的特点就是脆,没什么说的。而霜花雪饼更轻薄、防御力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只不过,雪花薄片的镂空雕纹是唯一的缺点。但在荣陶陶身傍一瓣辉莲的情况之下,他觉得提高霜花雪饼的收益更大。
下一个魂技·冰之柱。
讲道理,荣陶陶在千山关-峡谷之底的时候,还是比较依赖冰之柱的。但是未来,荣陶陶可以学习到一个威力加强版本的冰威如岳!
缓一缓,我得缓一缓。
荣陶陶揉了揉脸蛋,担心自己上了头、激情消费。毕竟潜力值很难获得,他的确有些存货,但都是辛辛苦苦赚来的。
关键是,此时的荣陶陶,并没有找到稳定的潜力值收入来源,现在的他,就剩下一届世界杯可以获取潜力值了,参加完了这次比赛,他也就彻底没有了收入了。
甚至吸收一次雪境至宝·九瓣莲花,也才给他1点潜力值,这么想想,可千万不能胡乱点。
荣陶陶抿了抿嘴唇,暂时放下了冰之柱,看向了最后一项魂技·雪陷。
雪陷,辅助类型的魂技,也是自修魂技中,唯一的陷阱类魂技。
对阵人类魂武者似乎没什么用,但绝大多数雪境魂兽,可是没有雪踏的。
雪境魂兽们依靠着各式各样的能力、或者是超强的身体素质、奇特的身体构造等等,让它们在雪境之地灵活移动。
面的这些雪境魂兽,雪陷当然是有用的。
昔日里在峡谷之底,无数雪尸、雪鬼就曾被荣陶陶的雪陷禁锢住了双脚。
如果雪陷等级提高了之后,可以无视“雪踏”就好了,不管目标是不是踩在雪上,陷阱都能禁锢住。
嗯……
荣陶陶一手摸着下巴,反复思考了半晌。
就雪陷魂技的功效特殊性、稀有性,以及没有进阶版本的魂技替代,最终,荣陶陶还是将一个潜力值扔了进去。
很好!差不多了!
荣陶陶看着自己魂技面板,下一阶段,努力提高雪踏、雪爆、雪陷三项魂技。
一个输出、两个辅助,没毛病。
想把所有技能的潜力值都点满是不现实的,重点在于取舍。
毕竟自己是云巅魂武者,足足9种魂法,9大类别的魂技可以修习,万万不能只盯着眼前,却把以后的路给断了。
男人,还是兜里有钱,心不慌。
荣陶陶满意的关上了内视魂图,拿着烧开的水,往茶壶里倒去。
魂法四星的话…现在也可以镶嵌魂珠了。
松雪无言,风花雪月,统统安排上!
荣陶陶一边想着,放下了茶壶,向床铺走去。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了高凌薇的声音,“陶陶?”
“啊!”
高凌薇开口道:“怎么样了?”
荣陶陶翻出了锦囊,道:“我晋级成功了,今早就不训练了,调整一下,对了,我吸收魂珠了哈!”
“嗯,好。”门外,高凌薇答应着,便转身离去了。
荣陶陶快速回到茶几前,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拿起一块夹心饼干扔进嘴里,忙的不亦乐乎。
卫浴间中,斯华年洗漱完毕走了出来,她当然也听到了刚才荣陶陶的回应,便也没理他,自顾自的离开了寝室,出去晨练了。
“咔哧,咔哧……”荣陶陶左手一块饼干,右手一杯花茶,连吃带喝,勉强压一压腹中饥饿,这才将魂珠从锦囊里拿了出来。
雪月蛇妖魂珠,风花雪月,走你~
荣陶陶一手拿着魂珠,按向了自己的左眼。
“咔嚓”一声脆响!
荣陶陶手中的魂珠破碎开来,在他的左眼处,突兀的浮现出了一个小小的魂力漩涡。
破碎的魂珠,化作一缕缕魂力,融入了那旋涡之中,不断的旋转着。
一时间,那画面是如此的神奇,甚至有些炫酷。
足足15秒过后,荣陶陶左眼处浮现的魂力漩涡,旋转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缓缓的融入了他的眼睛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师级·风花雪月!
荣陶陶心中兴奋不已,赶紧找个倒霉鬼试验一下。
“斯教,斯教?”荣陶陶抬起头来,左右看着,却是没找着斯华年的身影。
诶呀~她啥时候走的,我怎么没注意?
“用你的时候你不在,不用你的时候,天天就在我面前碍眼。”荣陶陶碎碎念着,随手一招,一只身披雪色铠甲、披风,头戴雪制头盔的小胖子,站在了茶几上。
倒霉鬼2号?
借着寝室内部那昏黄的床头灯,荣陶陶看着眼前昂首挺胸,威风凛凛的荣凌,道:“我试验一下魂技,一会儿你不要乱动。”
荣凌一身的霜雪震动开来,很是乖巧的回应了一个字:“好~”
“来,看着我。”荣陶陶双肘拄着膝盖,身子稍稍前探,看向了雪将烛那一双冰烛眸。
荣凌那一双烛火眼眸忽闪忽闪的,只见主人的左眼处,竟然闪过一抹暗琥珀色!?
那奇异的光芒,在这阴暗的房间中显得甚是诡异,下一刻,荣凌只感觉眼前一花,仿佛被这一只诡异的眸子吸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是一个……
血红色的世界。
天空是暗红色的,更有一轮血月高悬。
荣凌站在那一片焦土之上,四周满是枯死的老树,那干枯的树枝分叉、蔓延,犹如奇形怪状的妖魔手掌。
“这里,是,哪?”荣凌一身的霜雪震动开来,好奇的询问着,下意识的挪了挪脚步,躲到了荣陶陶的腿边。
荣陶陶环顾着四周,看着如此恐怖的环境,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
荣陶陶轻声说道:“这里是我创造的世界。”
“敌人!”荣凌一身的霜雪嗡嗡作响,本该躲避在荣陶陶腿侧的它,却是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挡在了荣陶陶面前。
这一刻,忠诚与情感战胜了恐惧,荣凌那霜雾破碎的手掌上,甚至抽出了一杆小小的雪制方天画戟!
而在荣凌的面前,那枯死的老树枝干,竟然真的缓慢伸展开来,在空中血月的映衬下,缓慢的抓向了荣凌。
“哈!”荣凌一声大叫,小小的雪制方天画戟猛地刺了出去!
荣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一杆小小的方天画戟,刺在那枯萎的枝干上,竟然能将那一整棵巨大的枯树都刺“死”?
无论如何,那枯树不再伸展了,树枝扭曲着,定格在了原处。
“我们,走!”荣凌大声喊着,却是被荣陶陶一把揽入了怀中。
“唔?”荣凌身体破碎开来,自顾自的翻转过来,铠甲反穿,头盔反戴,仰头看向了荣陶陶。
只不过,它的头盔是古代将领的那种头盔,是半包裹式的。
铠甲可以反着穿,头盔反戴的话,荣凌的脸就被包裹住了。
他拿着方天画戟,支起了自己脑袋上的头盔,这才露出一双烛眸,好奇的看向了主人。
而荣陶陶却是一脸笑容,轻轻的拍了拍它的铠甲,道:“这是我创造的精神世界,我是这里的主宰。”
荣凌很是好奇:“主宰,是,什么。”
“呃……”荣陶陶挠了挠头,示意了一下前方,“看,你的朋友。”
荣凌身体再次破碎,霜雪再次汇聚在一起的时候,身体已经转了过来,也看到了前方不远处有一只云云犬。
只不过,本该是白色云雾拼凑的云云犬,此时却是橘红色的,犹如火烧云拼凑的一般。
荣凌:“哇……”
“其实这里是冰晶恶颜的世界,你的女主人曾经对我施展过。”荣陶陶轻声说着,迈步前行,“我做了些改良。看来,我以后得多看看恐怖片了,找找灵感。”
一边说着,荣陶陶怀抱着荣凌,一步步向前走着,身后的枯树蔓延开来,涌到了他的脚下,并向天空中伸展而去。
荣陶陶就这样,踩在枯树枝上,一步步走向了天空。
伫立在高空中,荣陶陶停下了脚步,脚下的枯树枝也停止了蔓延。
这就是…风花雪月的世界么?
荣陶陶抿了抿嘴唇,下一刻,天空中的血月变成了炽热的骄阳。
暗红色的天空在一瞬间变成了湛蓝色,朵朵白云飘浮其中。
干枯的大地化作肥美的草地,一朵朵或白或黄的小花悄然绽放。
脚下,枯萎的大树瞬间“活”了过来,长满了绿色的枝芽,隐隐约约的,还能听到鸟儿鸣叫。
在荣凌的视线中,远处那干枯的大地,不知为何,竟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湖泊,那湖泊边缘,还有几头小鹿在饮水。
蓝天白云,鸟语花香……
好一个风花雪月!
我,荣陶陶,现在就要起飞!
谁赞成,谁反对!?

求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