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ndrl精品玄幻小說 大周仙吏-第11章 柳含煙的驚喜熱推-2g7g7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女皇说的,李慕还真不敢有什么意见。
如果他现在拒绝,过了今天晚上,明天一早就得求着女皇入住长乐宫。
她看着心胸是挺宽广的,实际上比谁都小气。
稍微让她不满,李慕就等着晚上和她梦中相会吧。
此外,她还答应了帮小白进化,帮晚晚升级,这也是李慕没办法拒绝的。
以晚晚和小白现在的修为,李慕能帮助她们的,已经很少了,而跟在女皇身边,好处无疑是巨大的,第六境不敢说,帮她们晋级到第五境第四境,根本不是问题。
在梅大人的带领下,晚晚和小白去御膳房扫荡了,毕竟是自己家的傻丫头,这么没规没矩,李慕脸上有些挂不住,解释道:“小时候,晚晚家乡闹饥荒,她的父母带她逃难的时候,为了节省粮食给弟弟,就把她丢在了路上,她差点被饿死,后来侥幸活下来,就落下了怎么都吃不饱的毛病……”
晚晚的病是心理上的,而非生理上的。
以前李慕还担心她的身体会吃出问题,现在则是不用担心了。
只要她喜欢,想吃多少便吃多少。
周妩有些愤然的说道:“难道因为她是女子,就应该被抛弃?”
李慕也没办法回答她,大周的百姓,很多还是以传宗接代为人生目标,重男轻女的思想,在百姓心中,本就是主流。
李慕只能道:“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儿子,臣就更喜欢女儿一点,男人最浪漫的事情之一,就是生一个可爱的女儿,给她买最漂亮的衣服,给她做最好玩的玩具,将她宠成小公主……”
周妩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想要你的女儿成为公主?”
李慕愣了一下,解释道:“这只是一个比喻。”
他的女儿要是公主,除非女皇把皇帝的位置让给他来做。
周妩想了想,说道:“既然你这么不喜欢儿子,以后你的第一个儿子,就送给朕吧。”
“?????”
李慕怔怔的看着她,一脸迷茫。
周妩淡淡道:“朕想了想,觉得你说的很对,朕为什么要将皇位传给一个外人,萧家与朕并非一心,朕也不再是周家之人,你的第一个儿子,生下来就送到朕的身边,随朕的姓,朕从小教他修行,你教他治国理政,朕相信,等到他长大成人之后,一定会是一位合格的皇帝。”
李慕以为女皇已经够剥削他了,没想到她还可以更过分。
她不仅打他的主意,现在连他未出生儿子的人生都安排上了。
李慕断然拒绝道:“这不行,就算臣同意,臣的娘子也不会同意的。”
周妩道:“那也未必。”
李慕摇头道:“就算她们同意,臣也不同意。”
陌上公子世無雙 散作雲煙
周妩问道:“朕将你的儿子,当做未来的皇帝培养,你为什么不同意?”
李慕没有同意的理由。
他是符箓派未来掌教,他的儿子,怎么也算是一个仙二代,身份地位,不比大周太子低到哪里去,更何况,历来大周帝王,又有哪一个是长命的,批奏章有多累,他心里清楚,又怎么会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受这份罪?
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女皇,说道:“陛下想要一个儿子,何必这么麻烦?”
女皇目光微敛,看着他,问道:“你说什么?”
寵妻成婚 水伊燁玨
李慕回头看了看站在门口的上官离,说道:“上官统领还年轻,同样对陛下忠心耿耿,也不是外人,陛下不想传给萧氏周氏,可以让上官统领生个儿子……”
正在吃瓜的上官离用恶狠狠的眼神看了李慕一眼,抱拳道:“回陛下,臣不喜欢男人。”
难怪李慕看她总是橘里橘气的,她不喜欢男人,也不好勉强,李慕又道:“还有梅大人……”
梅大人从外面走进来,问道:“我怎么了?”
李慕道:“夸你对陛下忠心耿耿,没有二心呢,我有点饿了,去御膳房找点东西吃,你们聊……”
说罢,他就快步走出了长乐宫。
女皇的懒,李慕又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了。
她以前的懒,只不过是让李慕帮她批折子。
现在已经懒到连孩子都不想自己生的地步。
可惜这件事情,李慕就不能代劳了。
况且,他和柳含烟也没打算这么早要孩子,女皇的如意算盘,没有那么容易实现。
为了避免女皇将主意打在他的身上,不管是要他的孩子,还是要他帮忙生孩子,都是不行的,接下来的这些日子,李慕都没有再提此事。
住在皇宫,要远比李慕想象的更加无聊。
为了不让上衙的官员看到,他每天很早就要起床,在长乐宫和中书省之间两点一线,偶尔去趟御膳房,给女皇煮一碗面,煲一盅汤。
时间久了,不仅李慕受不了,就连晚晚和小白,都没有一开始那么活泼了。
皇宫虽好,对于晚晚来说更是天堂,但若是天天都待在这里,天堂也会变为囚笼。
长乐宫,李慕批完折子,看到两个小丫头,单手托腮,趴在桌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想了想,说道:“要不,我们明天去宫外游玩吧。”
“好啊好啊!”
晚晚和小白眼前一亮,立刻从桌上爬起来,这些日子,他们也早就被闷坏了。
正好明天没有早朝,又是休沐日,李慕回头看着慵懒躺在椅子上看书的女皇,问道:“陛下要不要一起去?”
从刚才开始,周妩的注意力就一直在李慕身上,闻言不急不缓的说道:“你安排吧。”
不过是一次再也普通不过的游玩,没有什么好安排的。
只要离开这囚笼一般的皇宫,哪怕只是找个地方看看风景,心情也会愉悦上许多。
说走就走,第二日,他们便一起离开了皇宫。
都市护花兵王 金元宝本尊
李慕在神都之外,选择了一处风景不错的山头,用法术清理出一片空地,铺上干净的毯子,又将从御膳房准备的一些糕点果脯摆在上面。
梅大人和上官离在不远处支起了炉子,一会儿用来烤肉。
晚晚和小白出宫之后,便野了起来,一会儿追兔子,一会儿捉锦鸡,李慕躺在摊子上,双手枕在脑后,目之所望,尽是碧蓝的天空,心中的烦闷与压抑,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皇宫那种地方,果然不能久待,始终对着那一点四四方方的天空,不利于身心健康。
周妩坐在毯子上,看着周围光秃秃的山头,屈指一弹,一点晶光,弹进了泥土中。
于是,周围光秃秃的土地上,开始冒出绿芽,很快就长出了青草,五颜六色的野花在其中盛放,空气中很快就散发出一种沁人心脾的馨香。
周妩躺在李慕身旁,和他一起仰望天空,片刻后,轻声说道:“快过年了。”
她若是不提醒,李慕根本没有意识到,真的快过年了。
被女皇强留在长乐宫,没日没夜的干她应该干的活,除了长乐宫和中书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已经让李慕对时间没有了概念。
想不到,他和柳含烟以及李清团圆的第一个年,都不能在一起过。
修行者对于过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白云山那些老头子,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中度过,可以说是真正的超脱世俗,但李慕不行。
他更希望,在除夕之夜,一家人能够聚在一起,吃一顿年夜饭。
女皇倒是提醒了她,李慕取出玄机子给他的传音法宝,催动之后,说道:“师兄,帮我找一下清清。”
周妩看了李慕一眼,闭上了眼睛,胸口的起伏也小了一些。
李慕话音落下,法宝中就传来柳含烟的声音:“清清,清清,你是不是心里只有清清,她在闭关,没空理你……”
李慕尴尬道:“你不是跟着师姐去拜访其他宗门了吗,怎么还在白云山?”
柳含烟道:“我们还没有出发,你找清清什么事?”
李慕毫不犹豫道:“我想你们了。”
柳含烟语气酸酸道:“你心里只想着清清吧……”
李慕好一会儿才哄好了她,然后问道:“马上就是除夕了,过年你们回神都吗?”
柳含烟道:“她在闭关,我马上要和师父去玄宗,回不去了。”
李慕有些失望,说道:“那好吧……”
收起传音法宝,李慕看了看一旁的女皇,见她双手环抱,诧异道:“陛下,您怎么了?”
周妩淡淡道:“没什么,朕只是觉得冷得慌……”
天气虽然是不太暖和,但就算再冷一百度,也冷不到她,李慕知道应该是他们的狗粮噎到她了,也不敢点破,说道:“今年她们不回来,除夕夜要不就在长乐宫凑合凑合得了……”
周妩瞥了他一眼,说道:“你又何必凑合,她们不能回来,你可以去白云山找她们。”
她说的很有道理,李慕点了点头,说道:“那臣先请个假,十五之后,臣再回神都。”
周妩深吸口气,问道:“初一的大朝会,你也不打算参加了吧。”
“臣可以不参加吗?”
“你说呢?”
……
李慕想想还是算了,大朝会一年就一次,不好缺席。
更何况,到时候,李清在闭关,柳含烟不在北郡,他去了白云山,难道和那一帮老头子吃年夜饭?
还不如留在长乐宫,和女皇凑合凑合呢。
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说道:“那臣还是不请了。”
周妩道:“你请吧,朕批你的假……”
李慕坚决道:“臣不请。”
周妩看着他,说道:“朕给了你机会,可是你自己不要的,以后不要说朕对你苛刻。”
李慕昧着良心,艰难开口道:“陛下对臣,一点儿都不苛刻……”
李慕心中叹息几声,便老老实实的躺下,吹着山风,享受着这得来不易的闲暇时光。
山腰,近山顶处。
三道身影,缓步走在山路上。
张春长叹一声,说道:“夫人你听我解释,我上次去青楼,真的是为了抓人,不是为了干别的事情,夫妻这么多年,我们难道连这一点儿信任都没有吗?”
张夫人道:“我相信了,不过,你被我赶出家门的那天晚上,去了哪里?”
张春道:“我找了一间客栈睡下了。”
张夫人问道:“你没有去李府吗,他的娘子不在神都,家里没什么人,你怎么没去他家借宿?”
张春道:“他不在家。”
张夫人惊讶道:“他夫人刚走,他晚上就不回家了……,不会吧,李慕应该不是那种人。”
张春挥了挥手,说道:“这你就别管了。”
张夫人不满道:“什么叫我别管了,如果他真的是这种人,你就给我离他远一点,免得被他教坏了……”
张春摇头道:“你不懂,就不要乱插嘴,好好看风景吧,好不容易能休息一天,这里景色还不错……”
这时,一家三口已经走上了山顶,张依依一抬头,看着远处的空地,说道:“那里有人。”
张春目光望过去,正好和一名女子的目光对视。
张夫人震惊道:“那不是李慕吗,他身边的女子是谁,光天化日,他们孤男寡女,在这荒郊野岭干什么,想不到,他居然真的是这种……”
张夫人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张春捂住了嘴。
随后,他一只手拉着张夫人,一只手拉着女儿,飞快的架云下山,身影转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慕目光望向女皇看的方向,问道:“陛下,怎么了?”
女皇收回视线,说道:“没什么,刚才有几只鹿跑过去了。”
说起鹿,李慕想起来,今天还从御膳房带了半只鹿腿,放在壶天空间中,用蜂蜜腌着。
他站起身,说道:“陛下休息一会儿,我去准备烤肉。”
他走到不远处,将鹿腿和准备好的一些烤物拿出来,放在烤架上,在下面铺上木炭,用炭火烤的肉,要比用法力烤的好吃多了。
同一时间,白云山,主峰。
李清看着身旁的柳含烟,无奈道:“为什么不告诉他?”
柳含烟轻哼一声,说道:“谁知道我们离开神都之后,他都在干什么,这次偷偷回去,给他一个出其不意,如果他乖乖的,就是惊喜,如果他不乖,哼……”
她看着李清,说道:“我知道你心疼他,但你可不许提前告诉他,我们两个必须站在同一边,否则,等到以后真的有小五小六,你哭都晚了……”
李清点了点头,说道:“我听你的……”
神都外,风景秀丽的荒山山顶。
周妩接过李慕用小刀削下的一小片鹿肉,说道:“吏部左侍郎张春,已经官至四品,你回去查查,朝廷还有哪些空置的五进宅子,赏赐给他吧。”
为了活着而活着 道可道不知道
我的皇后
李慕本来打算明年再找机会帮老张争取,既然女皇主动提起,正好现在就能为他安排。
他点了点头,说道:“遵旨。”
北苑。
泡個億萬富家女
当李慕将北苑某处五进大宅的房契和地契交给张春时,他虽然没有李慕想象的那么高兴,但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谢了,兄弟。”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不用谢我,这次是女皇主动赏赐你的。”
张春道:“都一样,都一样……”
李慕目光望向张春身后,看到张夫人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转身走进了房间。
李慕收回视线,疑惑道:“张夫人怎么了,我什么地方得罪了她了吗?”
张春摆了摆手,说道:“不用理她,妇人之见……”
他收下房契地契,拍了拍胸膛,说道:“你放心,本官心里有数,该说的话我会说,不该说的话,我一句也不会多嘴。”
李慕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你在说什么?”
张春看向李慕,愣了一瞬之后,脸上也露出疑惑之色,说道:“是啊,本官在说什么,本官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看到,哈哈……”
李慕总感觉今天的老张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他从街上穿过,依然有无数百姓热情的和他打着招呼。
“李大人,好久不见了,您前段时间离开神都了吗?”
“是啊,至少有半个月没有看到李大人了。”
“大人是外出办差了吗?”
……
李慕对百姓报以微笑,点头道:“是外出了半个多月……”
自上次外出游玩野炊之后,李慕每隔几天,就会带晚晚和小白出宫一次,在他的邀请下,女皇勉为其难的答应,变了样貌之后,和他们一起逛街购物,吃路边摊,买几文钱一个的便宜首饰。
她答应的时候,比谁都勉强,真正逛起来,却比谁都有兴致。
她一个人买的东西,比晚晚和小白加起来都多,虽然大多数都是没用的,但她依然乐此不疲。
年前的几日,神都一片热闹与欢腾。
大年三十,李慕推开门,一股凉意扑面而来。
他抬头望向天空,天空灰蒙蒙的,竟是飘起了雪花。
垃圾屬性
神都虽然不算是南方,但冬天下雪的时候,依然很少,雪花落在地上,很快就会消融。
“下雪了!”
晚晚和小白赤着脚从房间里跑出来,站在院子里,张开双臂,拥抱漫天的雪花。
李慕在两人的屁股上各自抽了一下,说道:“回去,穿好衣服和鞋子再出来……”
晚晚和小白很喜欢下雪,本来打算堆几个雪人玩玩,可惜神都的雪不大,落地便融,李慕尝试着用法力,殿前的雪花虽然大了一些,但还是远远不够。
女皇走出长乐宫,看着期待的向着天空挥手的晚晚和小白,手上变幻了几个印决,一道白光从她手中飞出,直向云端。
雪花忽然大了起来,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很快地上就积了一层。
宫外,神都百姓也都走出家门,望着天上的雪花,脸上露出满足之色。
“神都好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了啊。”
“明年一定是个丰年。”
“自陛下登基以来,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了……”
……
长乐宫前,小白和晚晚已经堆起了几个雪人。
说是雪人,其实不如说是雪雕。
她们堆的雪人,不是那种圆圆的脑袋,大大的身子,而是一人高,惟妙惟肖的雪雕,怀里抱着一只小狐狸的是小白,竖着两个包包头的是晚晚,旁边更为高大一些的身影是李慕,李慕身旁,是穿着皇袍,戴着帝冠的女皇。
四个雪人,宛如艺术品一般站在殿前广场,不仅身材容貌和几人一模一样,就连气质,都有几分相像。
晚晚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然后又挠了挠脑袋,说道:“好像忘了点什么……”
很快的,她就想起来,一拍脑袋,说道:“忘了小姐和清姐姐……”
很快的,柳含烟和李清的雪雕也出现在广场上。
晚晚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才是一家人……”
李慕心中暗道,柳含烟要是再不回来,她的贴心小棉袄,就快被女皇拐跑了。
他走到晚晚和小白身边,问道:“今天晚上,我们是回家,还是留在这里?”
晚晚毫不犹豫道:“小姐和清姐姐也不在家,我们就在这里过年吧,和周姐姐一起,皇宫里面的年夜饭,一定有很多菜吧……”
周妩道:“皇宫的年夜饭,有一百多道美味佳肴。”
晚晚扯了扯李慕的袖子,小声道:“公子……”
李慕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那我们就在这里吧……”
除夕之夜,女皇驱散了所有值守的守卫,就连梅大人和上官离,都被她赶回家了。
长乐宫中,只剩下四人。
除了御膳房准备的年夜饭之外,四人还一起包了饺子,饺子从皮到馅,都是他们一点点准备的,长乐宫中,酒菜已经上齐,四人站在桌前,同时端起酒杯。
同一时间。
北苑。
李府。
除夕之夜,匆匆赶回神都的柳含烟和李清站在院中,满脸疑惑。
柳含烟用意念扫过整个李府,也没发现李慕晚晚小白的气息,她眉头微微蹙起,不解道:“人呢?”
逍遙小神農 殺手貓
除夕之夜,她们本来想给李慕一个惊喜。
但惊到的却是她们。
除夕之夜,家家团聚的时刻,李慕和晚晚小白去哪里了?
柳含烟取出传音法宝,催动之后,没好气道:“你在哪里?”
长乐宫,李慕听着手中传音法宝中传来的声音,愕然道:“你们,你们在家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