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pvf7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留裏克的崛起》-第515章 目標愛丁堡看書-bn5i8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不管怎么说,自己已经抵达了不列颠。
虽然让留里克有些吃惊,就凭着面前摆着的这一装裱极为精致的圣物,足矣证明旧的岛民已经成了主的羔羊。
那些萨克森人、盎格鲁人移民建立起的一大堆王国完全基督化,这是非常正常的。
血染天下:幾度回眸紅妝醉
苏格兰地区或是爱尔兰的各路凯尔特人部落呢?他们也都基督化了?
吾本纯洁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领取!
留里克不敢有十足的肯定,毕竟新岛民、这一群卑尔根的移民,他们对群岛南方的世界,对当地人的描述是所谓“一群浑身纹身之人”。真的是这样?这等浑身纹身人员如何是主的羔羊?
留里克对罗马教廷没有多大幻想,更不想对神学、哲学进行多么深入的思考,那就是一个思索无尽头的大坑。
自己带着一众盟友兄弟们跑到遥远的地方就是为了弄到宝贝满载而归的,如果那些被发现的修道院里藏着大量的金银细软,考虑到非常现实的因素,自己也不得不做一个狠人。
但罗斯堡的确需要蕴藏一些重要的基督圣器,所谓日后与遥远的东罗马、其他西欧势力接洽之际,由这些圣物作为引子,大抵能使得双方的接触更为融洽。那本书写在羊皮书上的《出埃及记》算做一个圣物,现在这镶满钻石的十字架,是另一个。
仔细瞧瞧这银镶钻的十字架圣器,它应是放在修道院最显著的地方。
留里克将之揣入怀中:“的确是个宝贝,它明明主要是银子构成,你们竟没有将之熔化作为钱币。”
那女祭司急忙解释:“这是那些祭司拼死保护的圣物,我们不信仰他们的神,不过如果破坏了圣物,也许我们……”
“呵呵,会遭到他们的神责罚?”
“是的。的确是这样。我们害怕这个。”
留里克实在不想说些什么,“那就送给我了,算做你们的一项贡品。听着,我还想知道你们所知的一切。说说南方的岛屿吧,还有!”
“还有什么?”女祭司刚觉得自己伺候好了这支危险的大军长出一口气,现在又谨慎起来。
“你们……应该知道西方还有一个岛屿。”
“啊!你……”
神修诀 西瓜红1
“我有所耳闻。”说着,留里克不停敲打起自己手里的十字架圣物,“我不太相信旧的岛民拥有这样的宝贝。你们必是从别的地方将它抢夺而来。”
在女祭司和其他男人看来,登陆的这支大军分明有备而来。大军已经透露他们要沿东部海岸线去讨伐不列颠的南方,向那个方向发兵,可是群岛之民从未有过的经历。
不过,如果是沿着西部海岸线远征,这群岛民倒是曾跟着一位凶狠的丹麦领主发送过远征。
女祭司急忙说:“你们知道卑尔根的托吉尔斯领主吗?”
留里克摇摇头,其余随性的家族首领也是面面相觑。
唯有比勇尼昂起来他那满是花纹的大光头:“我听说过此人。很多年前我去过卑尔根,获悉一个叫托吉尔斯还是索吉斯的首领,他在纠集兵力准备劫掠一个遥远的地方。”
“就是他!他的船队经过我们的宝石之岛,向我们索要一些补给,又强迫一些人帮他打仗。”祭司道。
“后来呢?”留里克探头追问。
“我们有一百个男人为托尔吉斯领主打仗,关于这件事……”女祭司立刻指认了在场的一位事件亲历者。
随着亲历者现身说法,对于这片小世界过往的事情,留里克知晓很多。
那位托尔吉斯领主到底是谁?总之肯定不是卑尔根地区的至尊。
其人必是一位拥有不小权力的军事贵族,才能纠集一帮兄弟出去打劫。
听得现身说法者的描述,留里克估计所谓的“托尔吉斯远征”发生在大概826年。领主纠集了二十艘长船,再加上强迫此设得兰群岛渔港的一百号人构成的三条长船,合计二十三条船直奔西方之岛而去。
这些远征的挪威人大肆征讨最西之岛的定居点,尤其是攻击修道院。
但是当他们在一处河滩,欢快的享用被俘的女人、饱尝抢来的面包和熏肉,以及清点抢到的各种金银细软之际,当地人的反攻开始了。
一大群浑身涂抹菘蓝汁液、描绘黑纹的战士突然冲出,与缺乏防备的劫掠大军撕打在一起。
此必然就是“靛蓝突击者”了!留里克完全确定自己的判断,也确定多年前的挪威远征队伍遭到了爱尔兰的那些凯尔特人的反攻。
事实也的确如此。
我的诸天次元公会
最终挪威远征队伍付出了一百多人战死的可怕代价,击败了突然进攻的敌人。
基由这一事件,托尔吉斯给了西方之岛一个明确的名称——Irarland(狂野之岛)。
Irar,古诺斯语“狂野”之意。
不过托尔吉斯本人并非给爱尔兰岛命名的第一人,或者说任何征讨这个岛的外来之人,都会惊骇于本地人的狂野。哪怕本地凯尔特人已经成了主的羔羊,会面对圣十字架祈祷,德鲁伊也大规模的被长袍牧师取代。但是“羔羊”们仍旧牢记祖先的那套老传统,所谓纹身又涂抹蓝色染料,将自己浑身涂上蓝黑相间的色彩,从而隐藏进幽暗的森林中。
爱尔兰岛能有什么好东西?
留里克对于这个岛的大部分了解,一是1850到1857的土豆疾病引发的大饥荒,二百万爱尔兰人移民新大陆,结果可悲的竟成为南北战争双方的佣兵而同族操戈。其二,便是爱尔兰人为了摆脱英帝国的统治,进行了一系列的斗争。
可是,这些都是发生在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时代的故事。
对于当下的时代,爱尔兰那座岛屿,留里克更乐意将之视作不毛之地。
设得兰的岛民提及的事件,可是让留里克一众人视野大开,一些沉不住气的家族首领干脆嚷嚷:“既然卑尔根的人干了,还抢到了一些宝贝,我们也该效仿。”
此言一出,当即有人反对:“我们要谨慎。那些有了十足准备的卑尔根人也遭到了当地人的反击,他们死了一百多兄弟,想必还有上百人受伤。我们兵力不少,可是,我们的装备力量不比卑尔根人强。”
“难道这就是我们懦弱的理由?我们岂能做懦夫!”说话者是奥斯坦的长子盖格,这位求财心切的年轻人站起身,高举右拳嚷嚷个不停,就好似他在代表所有人,将进攻矛头定在爱尔兰。
留里克蹦起小嘴,给比勇尼一个眼色。
神级高手撩妹记
比勇尼猛然伸手,就把热血沸腾的盖格一把薅在地上:“闭嘴吧,我的小兄弟,留里克决定我们攻击那里。”
一双双眼睛随机凝视着留里克那张俊朗的脸。
此刻的留里克故意保持着安静,因为这种诡异的安静,更能让人感觉到敬畏。
就连设得兰岛的几位本地人,也期待着这个漂亮的男孩能赏赐给他们一个可以接受的命运。
最強變種人
留里克终于开腔了:“我!不打算攻击那个旷野之岛。我就是要沿着东部海岸线南下,我要不想和任何的不列颠人部族开战,那些人不过是一群贫穷之人。我要攻击诺森布里亚,我要攻打他们的沿海城市。”
诺森布里亚,这个名词对于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是极为陌生的。
“留里克,这是一个南方的国度吗?”比勇尼谨慎问道。
“没错!那里一定颇为富有,那里的神庙(实际指修道院)蕴藏大量金银,那里的仓库堆满了麦子。我们如果近期出发,当战斗结束,就能缴获当地人刚刚收获的新麦。我们不但大发横财,还能吃饱肚子。”
虽然兄弟们不清楚这个诺森布里亚的内情,显然留里克大人位远征设定了最精确的目标,想来战斗是必胜的。
然而这番说辞,惊得设得兰的女祭司瑟瑟发抖。
“年轻的勇士,你……”
“我准许你叫我留里克。”
“是!年轻的留里克大人,你们纳尔维克人竟也知道诺森布里亚?”
如此一问着实给留里克提了个醒,他突然想到,这些岛民自述,他们曾探索到南方海域,窥探到了诺森布里亚的存在,以及当地的一些城市。
月上桃花亂 曉逍
关于此事留里克实在有一点心虚,他对于不列颠七国时代的了解非常泛泛,只知道七国的名字,以及少数诸如伦敦、林肯、斯坦福桥、约克、爱丁堡、牛津等地名。
等等!爱丁堡?!
留里克突然想起来,这座城市是苏格兰的首府,而她的地理位置,恰好处在苏格兰与英格兰的分界线。
已经是公元832年,爱丁堡应该存在了吧。
留里克大胆凑近女祭司,厉声问道:“你们的探索者,可曾发现了名为爱丁堡的城市,也许,那是诺森布里亚的城市。”
女祭司吃了一惊,急忙肯定:“是!我们的男人却有探索。我们试图和当地人交换鱼获,确实也做了一点生意。不过,那些人强迫我们的渔民改信他们的神。从那之后,我们与他们再无接洽。”
留里克一阵苦笑:“看来,抛弃奥丁的信仰是万万不能的。”
“那是当然。”一名本地男人义愤填膺说道:“我听说过有关丹麦人的事。他们的最尊贵的首领信了法兰克人的神,所以所有的领主联合起来,将奥丁的叛徒驱逐。”
留里克伸出右手,示意丹麦人的事无需再提。
他刻意问道:“既然你们这些渔夫曾抵达过爱丁堡,是否还记得航路?”
刚刚说话的男子立刻站起来,很显然此人意识到了一个重大机会:“我是霍得·布罗迪松。我多年前亲自去过诺森布里亚的爱丁堡,我就是那场事件的经历者。”
“哦?”留里克扬起眉毛,“你们遭到当地人为难了吗?”
最強管家
提及此事,这位霍得明显面带恨意:“我被他们抓捕囚禁,有两个兄弟做了叛徒,信了他们的神。”
“你呢?”
“我?自然是谎称信奉。他们把我按在水里,然后让我喝掉一杯奇怪的油脂。我并没有背叛奥丁,我成功逃了回来。”
这算什么事?所谓“假意改信以后悔过”说的就是这一情况吗?留里克在努力憋笑,好在忍住了。
很显然,远征的向导已经有了!就是这个名为霍得的人。
留里克站起来,面向全部盘腿而坐的岛民,尤其针对那位女祭司发号施令。
“既然卑尔根的领主曾征召你们远征,我们北港(纳尔维克)的大军也要征召你们。我!留里克·奥托松·普林西普罗斯(罗斯公爵之意),命令你们宝石之岛,发动一百个男人加入我的军队!你!”
留里克随手一指:“霍得·布罗迪松,你就是宝石之岛军队的统帅。”
瞧瞧现在的局面,岛民感觉到了一种名为权势的威压,仿佛他们已经不再是自由之民,没有成为卑尔根老家至尊首领的附庸,而是成了北港人的附庸。他们并不关心留里克自曝的全名,只是苦闷于自己又被另一伙强人当做了工具。
看得出他们有些失落,留里克嘿嘿一笑:“你们并不要担心!为我们打仗,你们也有权去抢掠。你们凭本事去抢,所得到的东西都是自己的。我可以对神发誓!”
他们震惊于留里克的宣言,在一段沉静之后,那位霍得压着心里的狂喜弱弱问道:“这是真的吗?我们也有权去抢掠,而是不把抢到的财物上交?”
“那是当然。我需要更多的兵力,以保证战斗能快速结束。听着,我们只想抢到财宝立刻离开,没有时间和当地人消耗。我要尽量在这个夏季大肆劫掠,而你们宝石之岛的渔民,你们比我们更清楚通向南方的航路。”
“是!许多兄弟知道航路,如果有你们的大军撑腰,我们的确敢于再度南下探索。”霍得继续道。
“你们知道航路,所以许可你们顺势劫掠,就是对你们的最好表彰。”说着,留里克拍着自己的胸膛:“我的大军可不是白吃你们的鱼。我们联合起来组织更大的军队,以后我们还会有更多的合作。你们记得,北港人,还有遥远的罗斯人,都是你们可以信赖的朋友。”
到了现在,岛民的忌惮已经消退太多。
议事棚子里的男人们对远征跃跃欲试,他们毫不犹豫的自告奋勇,誓要作为大军的马前卒。
一个短暂而平静的夜很快过去,新的一天,明媚阳光普照整个港湾。
逃跑的岛民见港湾一切太平纷纷归来,他们刚刚回来就获悉了重大事件。
原来远道而来的船队并非敌人,某种意义上是“胃口很大”的可以接洽的朋友。
一千余名岛民接受女祭司的号召聚集起来,一批自诩强壮的男人,甚至是少年男孩站了出来,他们有意组成“设得兰军”加入到留里克统辖的“巴尔默克维京军”中。这群岛民的武器装备状况比巴尔默克人还要糟糕,不能奢望本地人拥有锁子甲,他们都身披皮衣与布衣,木盾与手斧、短矛就是最常用的武器。
岛民的眼睛里流露着对财富的渴望,瞧瞧眼前的庞大军队,这就是大家最可靠的靠山呢!
以前,岛民们知道凭借自己的力量,无法从不列颠人(皮克特部族)手里抢到什么好东西,现在,他们已经大胆到跟着强人去袭击诺森布里亚。
留里克站在一个高处,面对集结完毕的一千余名战士发号施令。
他慷慨陈词一番,确定了最明确的进攻苗头,刻意把爱丁堡描述成“金银、麦子、女人”之地,直戳每个战士的内心渴望。
人们开始沸腾,不停地敲打自己的木盾,亦是发出维京战吼。如此热烈的气氛下,所有人无视掉了远征的任何风险,他们觉得那个名为爱丁堡的城市,就是摆在大军面前唾手可得的野鹿,正等着猎手去猎获呢!
只是,留里克仍觉得这些巴尔默克人和设得兰人,他们在气势上是差了真正的罗斯军队一截子。
无妨,如果是一场突袭的话,如此军队足矣进攻并洗劫爱丁堡了。
留里克下令大军再休息两天,好好养精蓄锐后出征。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