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aeq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天唐錦繡 公子許-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膽大包天讀書-kk7ow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卫鹰问道:“阿拉伯人驻军何处,想来你是知道的吧?”
大胡子点头如捣蒜:“知道知道。”
休说他当真知道,即便不知道也得说知道,否则毫无利用价值,下场就只能跟两个同伴一样,一刀抹了脖子,丧身在此冰天雪地之中。
“很好。”
卫鹰颔首,将书信装入信封收入怀中,对其余四名袍泽道:“你们一人前往博格达山口联络回纥人,想必那些派去通知突厥人出兵的人已经抵达,要告知回纥人,命其出兵之时殿后,尤其是进入阿拉沟之后,定要确保主力部队镇守谷口。”
“喏!”
卫鹰是房俊亲兵首领,平素又很是受到房俊器重,若非此次出征西域,大抵已经前往贞观书院“讲武堂”学习,将来铁定是一个军官,故而威望甚高,其余几人当即领命。
卫鹰又道:“另有两人即刻返回驻地,告知大帅,吾将亲往阿拉伯人阵中,将其诱往阿拉沟,如此这般……”
他将详细计划一说,几个袍泽都吓了一跳,不过略作迟疑之后,却没有反驳,这是听命行事。
卫鹰最后道:“最后一人随我前往白水镇,将假消息传递给阿拉伯人。”
重生之控卫之王 我是猎人
“喏!”
几人应命,当即分头行事。
那大胡子跪在地上,看着眼前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家伙从容镇定的便设下了一个歹毒之计,惊得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待到卫鹰向他看过来,忙赌咒发誓说道:“将军英明神武、智计百出,在下敬佩得五体投地!原本在下也只是当兵混饭吃,心中尚有几分忠义之心,只不过身在侯莫陈将军管辖之下,军令如山,纵然知道不妥可又如何敢抗令不遵?眼下见识到将军爱国之心,在下羞愧无地,愿意追随将军为国尽忠!”
卫鹰自不会相信他这等胡言乱语,不过眼下还需安抚住此人,让他带路前往白水镇,便颔首道:“吾亦非是嗜杀之人,只需你别耍心机,好生带路前往白水镇,以后自会在大帅面前为你求情。甚至你若是肯指认侯莫陈燧,当可算是大功一件!”
大胡子忙道:“但有所遣,莫敢不遵!”
卫鹰颔首,最后一个陪他前往白水镇的亲兵上前,将大胡子的横刀下了,又将他身上仔仔细细搜了一遍,以免他还藏着兵刃,万一暴起伤人就不好了。不仅如此,还将他身上的火折子、食物、酒囊尽皆搜出,如此就算此人半路逃脱,这冰天雪地的也绝难活过几个时辰。
大胡子苦着脸,却不敢反抗,只能任由那亲兵将自己身上搜得干干净净。
卫鹰抬头看了看天色,道:“时辰不早,赶紧上路吧!”
那亲兵便取出一条细绳,一端绑在大胡子腰间打了个死结,一端绑在自己身上,跟着卫鹰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进漫天风雪之中,一直向着西边前行。
……
六道
风雪肆虐,三人行走一段便需寻个背风之地歇息,可是着荒原之中并非随处可见避风之地,有时候只能在雪地里掏一个窟窿,三人藏身其中,吃少量食物补充体力,喝几口酒御寒。
我的狐王殿下
好在天明之后,肆虐一夜的北风略微小了一下,固然大雪依旧纷纷扬扬,却不是那么令人难挨。
此处本就是博格达山的南边,雄壮的大山遮挡住大部分北方袭来的严寒,风小了之后,行走在雪地里似乎也不感觉那么冷。
直至晌午时分,卫鹰才能够在漫天飞雪之中,见到前方一道巍峨矗立的山梁,以及山口之处那一座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关隘。
这就是紧扼天山南北交通的白水镇,由此向北不足百里,既是眼下整个西域物资转运之重镇轮台城,一直向东穿越南北天下之间的沟壑谷道可直抵伊犁河道,而后顺流而下,便是扼守整个伊犁河谷的弓月城。
故而,白水镇乃是兵家重地,如今却因为那些关陇门阀一心置右屯卫于死地,将其拱手送于潜行千里而来的阿拉伯人……
这群蠹虫奸贼,人人得而诛之!
风雪之中,卫鹰立住脚步,回头看了亲兵一眼,然后又转过头来,看着风雪之中的白水镇。
那亲兵会意,抽出腰间横刀,在大胡子骇然欲绝的目光之下,狠狠一刀捅入他的心脏,再猛地一搅,抽出刀子的同时向一旁避开一步,喷溅而出的鲜血落在洁白的雪地上,融化积雪。
大胡子喉咙里发出“咯咯”声响,浑身力气却已经随着喷溅的鲜血而流失,跌倒在雪地里,两只眼睛犹自望着雪花飞舞的天空。
那亲兵上前,将他的双眼阖上,低声道:“非是吾手狠,若留着你泄露了计划,实乃大祸。”
然后还刀入鞘,将身边的积雪划拉过来掩盖住大胡子的尸体,这等天气之下,用不了多久大雪便会掩藏此间一切痕迹,再也不会被人察觉。
卫鹰回头瞅了一眼,淡然道:“走吧。”
“喏。”
两人穿行于风雪之中,小半个时辰之后抵达白水镇下。
矗立于山口的要隘并不如何险峻,本就是唐军在安西都护府建立之后临时修建,看上去很是简陋。
行至要隘城墙之前,早有城上的兵卒发现了两人之踪迹,趴在箭垛上大喊道:“来者何人?”
卫鹰大声道:“奉侯莫陈将军之命,前来有要事通秉!”
城上兵卒道:“可有印信凭证?”
“自然是有的!”
卫鹰自怀中掏出从大胡子身上搜出的一块腰牌,奋力将其掷到丈余高的城墙之上。
城上兵卒将腰牌捡起,仔细验看之后确认无误,这才冲着城下喊道:“稍候!”
然后跑下城墙,到了守城校尉的值房之内将腰牌上缴,得到校尉确认之后,这才带着人来到城墙下搬动绞盘,将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一条缝隙,将卫鹰两人迎了进来。
劍令
校尉上下打量了卫鹰两人一番,没有多说话,面色阴沉的微微颔首,示意两人跟上,而后转身向着值房不远处的一座房舍走去。
两人紧随其后。
路过马厩之时,卫鹰扫了一眼,见到马厩之中皆是身高腿长皮毛顺滑的阿拉伯马,心中愈发笃定。
新婚愛未眠 蘇清綰
“东大唐商号”虽然早已与大食国开展马匹贸易,但是几乎所有交易得来的阿拉伯马皆装备关中十六卫,别的地方部队根本连一匹都分不到,更何况是远在西域的安西军。
毫无疑问,白水镇已然被阿拉伯人偷袭得手,而眼前这些唐军皆是关陇门阀的嫡系麾下,甘愿卖身为贼。
到了马厩之后的房舍处,果不其然,几个高鼻深目却穿着唐军装束的胡族兵卒左右警戒,手按腰刀,杀气腾腾……
卫鹰低垂眉眼,紧跟着那校尉进了屋内。
屋内燃着地龙,又摆了一个炭盆,很是温暖。两个满脸虬髯身材高大的胡人将领正坐在屋内喝茶,见到校尉进来,略微蹙眉,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什么,卫鹰听不懂这等胡语,却看出这两人的神情甚是不满。
那校尉点头哈腰,也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才对卫鹰道:“可有书信送来?”
卫鹰颔首,自怀中掏出从大胡子哪里缴获的书信,双手奉上。
那校尉接过,掏出信纸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然后又跟两个胡将说话,大抵是将信上内容翻译给两人听。
好半晌,校尉才结束了与两个胡将的对话,转过身问卫鹰道:“这封信当中不尽不实,只说了唐军因风雪驻留阿拉沟,却并未说明突厥人现在何处。这如何解释?”
卫鹰早有应对,躬身道:“吾家将军说了,信上不能明言,否则一旦书信丢失,影响甚大。将军曾叮嘱在下,若阿拉伯人问起,便说只按信上所言依从而行即可。反正无论是右屯卫亦或是突厥人,都必须剪草除根,免除后患……只要阿拉沟中这双方战在一处,阿拉伯人即刻出兵,一网打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