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神帝 起點-第三千零一十三章 寶藥神丹之威推薦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不好,这是……”
张若尘脑海中,回想起劫尊者将此珠交给他的时候那一本正经的模样,暗恨自己大意了!
那家伙越是正经的时候,越是要小心才对。
粉红色的光雾,即像是气,又像是光,瞬间透体而入,冲入进张若尘体内,浸入血肉,渗透入神魂。
避无可避。
光雾蕴含非同一般的神秘力量,张若尘体内血液沸腾,七情六俗被无限放大,仿佛有一团神火,在腹下燃烧。
“干啥啥不行,炼药第一名。”
张若尘已是懒得思考该怎么去找老家伙算账,双手合十,身上佛光万丈,大喝一声:“魔音,控制阴遁九……阵……你干什么……”
魔音一双温热而纤细的手臂,钩挂在张若尘身上,双腮红润,似能渗出水。
张若尘心中猛的一跳,努力保持理智,向阵中的池瑶、白卿儿、罗乷、纪梵心、洛姬望去。只见,她们也被粉红色的光雾浸入身体,状态很古怪。
池瑶和白卿儿的修为极高,运转功法全力炼化体内的诡异药劲,却发现经脉中的神气越来越稀薄,缓缓枯竭,仿佛是要从神灵蜕化成凡人。
纪梵心以强大精神力固守灵台,却震惊的发现,神心被粉红色的光雾包裹,渐渐的,感知不到体内的精神力。
洛姬和罗乷浑身香汗淋漓,双眸迷离,站在虚空摇摇欲坠。
“该死!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药物。”
张若尘倒也无惧,炼化了佛祖舍利,足以自保,固守意识清明。
虽然难受了一些,但不至于失去理智。
只要从《六祖释禅图》中,取出明镜台,应该可以帮助她们保持清醒。
“好小子,本事不小啊,居然有佛祖舍利护体,万邪不侵。给我封印!”劫尊者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
张若尘身上金光越来越暗淡,最后完全消失。
“老不死的,你太没底线了,等着瞧,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张若尘感觉到修为越来越弱,压制不住体内膨胀的欲望,只得唤出七星帝宫,挥手扔了出去。
拳头大小的宫殿,变得巨大而宏伟,如一座神圣宫阙坐落在地上。
张若尘以仅剩的神气,卷起魔音、池瑶、白卿儿、罗乷、洛姬、纪梵心,冲入进了宫殿大门。
“开启阵法,守住帝宫。”
张若尘对趴在七星帝宫门口打呼噜的荒天,如此吩咐了一声。
荒天被惊醒,转头看去,发现七星帝宫的宫门已被关上,迷糊了许久,才想起张若尘的话,随即,将守护宫殿的一座座阵法开启。
……
阴遁九阵没有停止运转,将粉红色的光雾锁死在阵中。
阵外的清神,与罗刹族七位神灵,灵智都很敏锐,隐隐感应到了一些什么,准备进阵查探。
“你们几个过来,这边!”苍老的声音响起。
众神寻声望去,发现一位瘦骨嶙峋的老头,坐在阵法旁边的石头上。
很古怪!
在场都是神灵,却没有一个知道这老者是何时来到这里。
凨帝眼神凝重,将阵图藏于袖中,向其余六位神灵传音:“是人族神灵,感应不到修为高低。”
“别感应了!老夫只是运气好,捡到一枚神源,炼化之后,才踏入神境。”劫尊者长叹一声。
西门神侯听到这话,松了一口气,戏谑的笑道:“原来只是一个伪神。”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对啊,快过来。”
劫尊者很友善,笑眯眯的说道。
另外六位罗刹族神灵早已是脸色狂变,只因,对面那老者居然能够轻易听到凨帝的传音,这真的只是一个伪神?
就算是伪神,精神力也绝对非常可怕。
西门神侯后知后觉,但,终究还是意识到这一点,眼神变得冷肃,道:“看来老前辈的精神力很高啊,但,本侯已达上位神大圆满,可无惧世间一切。”
凨帝道:“若是我们七大神灵联手,就算前辈精神力达到七十六阶,甚至七十七阶,怕也讨不了好。”
“如果是七十八阶呢?”劫尊者道。
对面七大罗刹族神灵,皆是倒抽凉气。
精神力七十八阶的神灵,可是已经能够与太白境大神对抗一二。
凨帝很有气魄,道:“这么近的距离,对武道神灵有绝对的优势。纵然前辈的精神力,真达到七十八阶,可是,终究只是伪神。肉身承受得住上位神一击吗?”
“如果是八十阶呢?”劫尊者又道。
罗刹族诸神的脸色再变,已是准备催动秘术,分头突围。
凨帝说不出话来了,当差距足够大的时候,什么近距离,什么远距离,都已经没有意义。甚至,他已做好牺牲自己,为其余六位神灵争取逃走时间的决定。
劫尊者道:“如果是八十五阶呢?大家别紧张,老夫只是随口喊一喊,你们不会真的信了吧?”
罗刹族的七位神灵一个个都气疯了,觉得对面那个老头子在故意耍他们,精神力达到八十阶的人物,无一不是威震寰宇数十万年的古神,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冒出一个?
西门神侯提起柴刀,身上煞气外涌,大步流星走过去,道:“本侯觉得,你是在找死!”
劫尊者指向他,道:“躺下!”
“嘭!”
西门神侯栽跟头下去,倒在地上,砸出一个人形大坑。
劫尊者起身,走过去。
这一次,没有谁再怀疑他的修为了,罗刹族诸神纷纷后退,甚至连逃的念头都生不出。
没办法,一位上位神大圆满的存在,喊躺在就躺下,就算不是精神力八十五阶的存在,估计也已经差不多。
在这种人物面前,别说他们,寻常大神都休想逃掉。
劫尊者将西门神侯的头,从泥里刨出来,抓住下巴,从鞋底摸出一枚黑溜溜的药丸,强行给他服下。
“你给西门神侯吃了什么?”凨帝沉声道。
劫尊者抬头看向他们,笑道:“别急,人人都有份。”
……
七星帝宫的一座寝宫,金碧辉煌,壁挂字画。
锦衣罗衫扔得满地都是,白色、青色、淡紫色、粉红色的贴身裘衣,如画师的色彩墨砚打翻,瑰丽而又香艳。
白色的,一尘不染。青色的,绣有白色灵莲。
淡紫的,织有神鸟绒羽。粉红的,挂在床榻旁边的蓝色灯罩上,映出诡异的浅紫色彩。
床榻是使用神木做成,十分宽广,但再宽的床榻,一旦上面躺了七条身影,也会显得拥挤。腿压着腿,头枕着胸,玉臂交缠,长发凌乱,分不清谁是谁。
罗乷率先醒过来,体内修为依旧没有恢复,浑身像散架了一般疼痛欲裂,想撑起身体站起来,却感觉双腿像不是自己的,软到发麻。
可以看见,身下血迹染红了一大片地方。
她正难受之时,却一眼瞟过去,看见不知多少条白花花的美//腿,仔细对比了一下,不禁微微得意,心中暗道:“还是本公主的腿最长!”
看向躺在旁边的池瑶,看着她精致绝伦的容颜,吹弹可破的肌肤,就连眉毛都像是神笔精心描画而成。此刻的她,没有一丝女皇威严,反而像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刚洞房花烛夜的出阁少女。
特别是那张红润而完美的嘴唇,即便罗乷是个女子,心中又恨极了池瑶,都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一口。
从池瑶的脸上,沿着雪白的颈部,向下看去。
罗乷伸出五指隔空比划,之前心中生出的得意更少了几分,似乎是气不过,伸手便向下抓去。但,却被池瑶抓住手腕。
池瑶已是醒过来,双眸冰寒。
罗乷嘻嘻一笑:“都已经同床共枕了,姐姐为何还以看恶人一般的眼神看本公主?”
床榻上的众人,相继醒来。
在场的几位女子,属洛姬最为矜持,也最在乎羞耻。
洛姬长发披散,脸上的面纱早已不知消失在何处,看了一眼床榻上别的女子,特别是看到罗乷后,眼中浮现出一道丝毫都不掩饰的恨意,也不知是痛苦,还是难受,直接下床,准备离开。
但,才刚走两步,便是双腿一软,倒在地上,惹来床上罗乷的一阵笑声,而且还在说她没用之类的话。
魔音也跟着笑了起来。
多年征战,天初文明与地狱界早已是结下血海深仇,洛姬对罗乷自然是没有任何好感,此刻却只能瘫坐在地上,惹得仇人看笑话。
她暗恨自己不争气,眸中泪光闪烁。
池瑶和白卿儿的修为高深,体质强大,恢复了一些力量,走下床,盘膝坐下,运转功法。也不知她们是不是准备恢复之后,再战一场?还是联合起来,找张若尘算账?
毕竟药是张若尘下的。
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居然用在她们身上,真的太过分。
纪梵心已醒了过来,那双本是灵动至极的眼眸,此刻,却带有浓浓的茫然之色。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为什么又是这种情况?
而且……好像……比上一次,更加羞耻。
论羞耻之心,洛姬如果排第一,百花仙子自然是要排第二。
只因她已经有过一次经历,所以接受起来,才稍微容易一些。
“老家伙这一次算你狠!为了什么使命,为了什么责任,真的是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该如何向她们解释呢?”
张若尘想到当时劫尊者给他珠子的时候,池瑶在场,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千万不能让她们误解,觉得是他张若尘故意下的药。
或许罗乷、白卿儿她们不会在乎,最多鄙视他几眼,可是洛姬和纪梵心却不可能原谅他。
正在张若尘觉得今天的事,实在混账的时候,突然想到,在场这些女子,要么和他已经是有夫妻之实,要么已经订婚。
这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今后,她们将是一家人,有什么好害羞,有什么好矜持,自己堂堂一界之尊,还不配享受齐人之福?
不知不觉间,张若尘的手掌,抓住一处棉花般的充满弹性的柔软东西。
本是眼神茫然,甚至有一些气恼的纪梵心,突然睫毛轻颤,深吸了一口气,眼眸逐渐变得睁圆。
“真香!”
张若尘深深一嗅,翻身而起,扶正纪梵心娇红欲滴的脸蛋,亲吻下去。
床榻摇晃。
花香更浓了!
池瑶听到动静,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目,平复内心。
却能听见魔音和罗乷的娇笑声音,在旁边响起,本是摔在一旁的洛姬,也被她们拖了回去。
不多时,盘膝而坐,正在运转微弱神气的白卿儿,也被拖走。
能听出白卿儿有反抗,但,好像是被食神花的藤蔓缠住了,脱不了身,反抗无力。
池瑶不想再参与她们的群魔乱舞,不敢在此处停留,捡起一件不知是谁的月白色长纱裹在身上,欲要逃离,但却被张若尘捉住手腕,身上长纱不翼而飞,圆润紧致的玉腿也不知被哪个妖女抓住,被拖了回去。
……
星空空旷,宇宙无边,绝大多数地方都被黑暗笼罩,除了一些星辰密集的特殊地带,恒星与恒星之间的距离,往往可以达到数十万亿里。
天主山早已不在天初文明大世界,此刻悬浮在黑暗的星空中,表层神气浑厚,自成一座独立的小世界。
也不知多久过去,七星帝宫中,终于分出胜负。
张若尘推开宫门,神采奕奕的走了出来。只见,不远处,一棵五人合抱的圣树下,劫尊者蹲在地上,抚摸大狗荒天身上的长毛,长吁短叹。
张若尘眼神一沉,走了过去,道:“这下你称心如意了吧?”
劫尊者站起身来,鄙视了他一眼,道:“少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不也称心如意了?再说,你若真能凭自己的本事,将她们收拾得服服帖帖,怎么可能用得上老夫的那枚宝药?这宝药,可比神丹还要珍贵。”
醫 錦 還 廂
他这话倒也没有吹牛,一枚珠子而已,居然可以瞬间放翻数位神灵。
寻常神丹哪里做得到?
张若尘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奈何不了这个老家伙,就算想要报仇,也只能暂时隐忍。
这一次,还真是让他在诸女面前丢了大脸,虽然已经解释清楚,可是纪梵心和洛姬并不打算原谅他的样子。
昔日的仙子,何等矜持,随时都戴着面纱,连容颜都舍不得给外人多看一眼,简直不染尘埃,不食人间烟火。
罗乷和白卿儿也不知是不是担心张若尘秋后算星桓天的账,居然也装了起来,简直比纪梵心和洛姬还要生气,觉得张家老祖不尊重她们,受了欺负,心感委屈,要回去禀告长辈,讨一个说法。
张若尘本以为事情已经结束,却发现,之前的那些,都只是一个开始。
至此,他再次深刻理解了封尘剑神说的那话,绝对不能让两个女人同时待在一起。放下魔音不谈,七星帝宫中的那五个女子,个个手段不俗,真要联合起来,张若尘自认为是斗不过的。
必须分化她们。
张若尘自然不会将心中的苦楚讲出来,否则只会惹得老家伙笑话,问道:“荒天这是怎么了?好像半条命都没了的样子!”
在荒天身上踹了一脚,这大狗却是动都不动一下。
劫尊者道:“你在里面狂躁了三天,它在外面也狂躁了三天,你看,圣树都被糟蹋了十多棵。它的身体,显然是比不过你!”
张若尘这才想起,荒天虽是护殿灵尊,却也是有血肉精魄。
真惨了!
张若尘察觉到了什么,抬头望去,神目穿透大气层,进入星空,惊诧的道:“老家伙……你……你干的?你把天主山偷走了?”
劫尊者没好气,道:“偷?这是我们张家的天主山,怎么能叫偷?这叫嫁妆!”
张若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尽是这老家伙在惹事,可是洛姬那边,却需要他去摆平。
能怎么办?
打又打不过他。
嫡女风华:绝宠王妃 天才小狂人
说还说不过。
如今木已成舟,难道还要亲自把天主山送回天初文明大世界?
劫尊者道:“放心吧!本尊者虽然开口要了嫁妆,但,绝不是强取,是和煜神王商量了的,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天主山和火种去了昆仑界,有老夫护着,你应该更放心才对啊!更何况,如此一来,那小丫头想跑也跑不掉了,只能跟着你。哎呀,为了天初文明能够多诞生几个顶尖天才,能够再次崛起,老夫猜想,她应该也会非常努力。”
张若尘不想与他谈论传宗接代和重振家族这些破事,慎重问道:“真是煜神王亲自答应了的?”
劫尊者伸出三根手指,舌头有些打结的道:“老夫可以对苍天发誓,他答应得特别爽快。”
“你刚才说的苍天,还是商天?”张若尘问道。
劫尊者不想理他,把三根手指放到张若尘眼前晃,道:“你看老夫一连帮了你三次,你是不是,也该帮老夫一个忙?”
“帮了三次?坑了我三次吧!”张若尘咬牙道。
劫尊者吹胡子瞪眼,道:“面对神王的时间长河之时,若不是老夫出手,你早就已经化为白骨。那几个丫头闹事的时候,打得不可开交,若不是老夫的神丹宝药,你按得住她们?继续让她们打下去,等星空战场结束,天初文明的老天主回来,你顶得住吗?”
“这第三,老夫带走天主山和天初文明的火种,不也是在帮你拿捏那丫头?今后,她还敢这么闹腾?对付女人,你就是缺少手段,多学吧,你但凡能够从老夫身上学到一两成,也不至于那么被动。”
张若尘懒得听他瞎扯,但,这个老家伙居然有求于他,倒是一个机会。
于是,他道:“说吧,帮你什么忙?”
劫尊者搓了搓手,道:“你的道法真的那么特殊,能够化解阴殇尸毒?”
“你想让我,帮你炼化体内的死气?”张若尘道。
劫尊者翻白眼,道:“老夫体内的死气,早已被神药疗愈。老夫是这个意思,天狐姥姥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张若尘眼睛一亮,古怪的笑了起来,道:“我明白了,当初在天庭,你说你要去南赡部洲见一位红颜知己借神药,原来就是天狐姥姥?”
劫尊者倒也坦然承认下来,叹道:“你都不知道她年轻时多么迷人,我们曾坠入爱河,彼此无法自拔,一起遨游星河,一起看遍繁花。但,你知道的,老夫家中妻妾甚多,更肩负有重振家族的重任,不可能在一个女子的身上,花费太多时间。”
“我更知,她眼中容不下我有第二个女人……”
“等一等,你没有告诉她,你家中妻妾成群?”张若尘道。
劫尊者道:“我怎么能将这么残忍的事告诉她,去伤她的心?我只能一个人承受内心的煎熬!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要让对方开心。”
张若尘手按太阳穴,轻轻揉动,不想看他那副深情款款的嘴脸。
劫尊者道:“女人,最开始的时候,都很迷人。但渐渐的,就会暴露出性格。当知道她居然那样霸道,脾气那么古怪,占有欲那么强,老夫便是明白,再深的感情,也必须要割舍了!于是,我告诉她,我在梦中,受一位佛门大贤的点化,准备出家为僧。”
“她哭着挽留我,但我去意已决,岂是红尘中的眼泪可以撼动?”
“现在回想起来,顿觉当时太过绝情,不该那样对她的。哎,都怪当时太过年轻英俊,身边可以选择的太多,竟只去想她身上的缺点,没有去想她身上的优点。”
张若尘道:“你上次去南赡部洲,她没有杀你?居然还给了你神药?”
劫尊者长叹,抬头看天,眼中竟真有几分悔意和深情,道:“我说,我快死了!只想临死之前,见她一面。”
张若尘也抬头看天,居然没有雷电落下,顿时,觉得老家伙之前发的誓,根本没有任何作用。苍天若真有眼,早该劈死他了才对。
“你可知,天狐姥姥将西天佛界得罪得很深,导致中了三煞尸毒,都没有佛门尊者出手帮她解毒。这些年,因为你的一个谎言,她怕是吃了不少苦头。”张若尘是真的有些同情天狐姥姥。
劫尊者道:“我知道,知道的啊,要不然,怎么会求到你这里来?你当本尊者不要面子的吗?”
张若尘叹道:“放心吧,是我们张家对不起天狐姥姥,这个忙,我可以帮,但得先见见她老人家,才知道以我现在的修为,能不能帮。你炼药不是很厉害吗?你解不了她体内的三煞尸毒?”
“她以为我已经死了,我绝笔信都写给了她,告诉她神药没有用。你说我现在又出现到她面前……”劫尊者满脸苦涩。
张若尘实在难以理解,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她那性格,你是不知道。算了,不提也罢!”劫尊者道。
……
这章六千多字,两章合成了一章!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