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萬族之劫-第895章 我的孫,復甦吧!(萬更求月票)展示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大寂灭!
最后一击,苏宇带着落魂谷主上路了。
前路如何?
不知!
他只知道,很爽。
这一次,是他自己选择了寂灭,选择了生死轮转,至于无法复活……那就无法复活,万界,他做了安排,人皇也在,苏宇觉得,没大问题。
至于这边,唯独武王陪他进入了寂灭。
其他人……苏宇不在乎!
至于武王,苏宇只能说没办法,抱歉,不过他杀了落魂谷主和魂域之主,搭上一个武王,其实也不亏,哪能面面俱到。
何况,复苏了,那一切皆大欢喜。
而且,最重要的是,苏宇喜欢那种寂灭的感觉。。
绝对的安静!
绝对的平安!
不怕被人击杀,不怕被人弄死,不怕万界破灭,什么都不怕,没有怕的。
安心睡觉就行!
那种寂灭状态,别人恐惧,别人害怕,苏宇却是喜欢,太喜欢了。
他怀念上次的时候。
至今,还在蔓延,文王和武王打扰了他,让他从寂灭中复苏。
复苏之后,就是杀不完的仇敌,打不完的大仗!
逃避吗?
也许吧!
容许我逃避一会。
……
这一刻,天地寂灭。
这一刻,一个黑暗的小空间中,苏宇出现了,他不是真的死亡,他也没想就这么死亡,但是他渴望那种寂灭状态,每一次进入,他都不想醒来。
太舒服了!
小小的空间中,没什么其他,唯有一张床,一道身影,蜷缩在床上,如同婴孩时期,被母胎包裹。
那张床边,放着一张全家福。
小小的苏宇,睡的香甜。
无梦!
但是,嘴角却是微微扬起,和之前的冷酷、恶毒、凶狠完全不同,这一刻的苏宇,真的如同纯真的孩子,蜷缩在小小的床上,睡的格外安稳!
若是可以,他想睡到天荒地老。
睡梦中,好像有一条大道在勾搭他,那是他吞噬的生命之力,好像想要让他复苏,苏宇却是在睡梦中甩手,甩开了那条烦人的大道之力。
我想睡觉!
睡到永远!
……
外界。
寂灭了。
随着苏宇和落魂谷主同归于尽,其他人全部陷入寂灭,整个天地安静了。
第一个来的不是别人,而是剑尊。
剑尊破空而来,面色惨白。
如同疯魔。
他到处寻找,很快,找到了星空边缘的剑空,寂灭的剑空。
他一把抱起剑空,忽然呜咽出声。
“呜……”
如同鬼哭狼嚎。
我的儿!
生活在这乱世,生活在这寂灭的时代,我本想为你争取一线生机,不曾想,却是先我一步寂灭了!
“苏宇……”
他凄厉咆哮着,我的儿,死了!
都死了!
到处都是死人!
在这混乱的年代,死人太正常了,他也杀人如麻,他也杀戮无数,可是,那是为了求存,他不想自己的儿子就此寂灭!
他哭嚎着,踉跄着,抱起儿子的尸体,疯狂朝天穹山飞去。
他想救剑空!
这是一个破灭、衰败、无秩序的时代,这里,友情、爱情不可信,哪怕亲情也显得如此薄弱,可是,亲情终究还是血脉相连,魂主愿为落魂谷主牺牲,剑尊也不想儿子就此陨落。
对与错?
没有!
他们,只是想活下去而已,哪怕时代已经覆灭,可我们不是还活着吗?
活着……那就继续活下去!
这一刻的剑尊,踉跄着,哀嚎着,抱着剑空飞速离去,唯有天穹山,才有希望,他感受的到,儿子好像还有一线生机!
当剑尊离去。
又过了片刻,一尊强大无比的存在,降临此地!
这一刻,虚空生白光。
天地好像活跃了过来。
隔着老远,他已经看到了远方那在星空中飘荡的尸体群。
都死了吗?
死光了?
高大的男子,默默看着。
刚要跨前一步,一股滔天死气沸腾而来,死灵之主带着愤怒,带着暴怒,带着不甘,怒吼道:“混蛋!”
你死了?
你刚和我达成了协议,刚把我的四大帝尊骗走,你就走了?
混账东西!
他很愤怒!
当他看到那高大男子,更是怒不可遏,“仙,你居然敢单独过来!”
轰!
死气覆盖千万里!
死灵之主带着愤怒,无边的愤怒,咆哮声震荡四方:“都来啊!真当本座不敢杀人了?一群王八蛋,害死了老子的四大帝尊,真当老子杀不了你们?都传送过来!老子等着你们!”
那股愤怒,充斥天地!
高大威猛的仙祖,此刻也微微退后一步,眼神冷肃,看向死灵之主。
死灵之主却是龙行虎步,踏空而来,带着无边的怒火,死气席卷四方,生机之力被覆盖,瞬间化为死气,死灵之主瞬间压制了对方!
这一刻的死灵之主,黑袍随风而动,手中浮现一本书,大手一挥,天地被这本书覆盖!
他带着恼火,“都来!看看本座到底惧不惧?”
远处,仙祖微微扬眉:“你只是死了四大帝尊,又不是自己死了,至于如此吗?”
死灵之主咆哮一声:“混账东西,你知道个屁!”
苏宇死了!
虽说,苏宇传授了生死天的转换法,可是……有个屁用啊,具体如何操作,他还想让苏宇指点一二,这东西,说的简单,死而复生……去你大爷的!
我敢轻易尝试吗?
没任何经验,不小心就是死亡,真的死亡,我敢尝试?
现在苏宇挂了,还带走了自己的四大帝尊,他怒不可遏!
此刻,他一挥手,四大帝尊的尸体被他席卷而来,他看着四人,带着一些无奈,完了,都挂了!
他刚想给他们收个尸……微微一怔。
咦?
没死透?
是寂灭了没错,彻底寂灭,大道寂灭,意志海寂灭,肉身寂灭……
可是,这种寂灭,却是稍微有些不同。
哪里不同?
他是玩死道的专家,稍微感应了一下,眼神微动,为何感觉……有种死中带生的感觉,让他稍微有些触动。
生死……
他心中微微一怔,生死转换?
苏宇……没彻底死亡?
他在转换生死?
也是,苏宇在万界好像开了生死天,但是在这,没开生死天吧?
他想到了苏宇之前丢给他的信息,生死天开辟很简单,经历真正的大寂灭,那种大寂灭,在苏宇口中,是一件很爽的事,他还特意劝了一下死灵之主,若是经历了,千万要多留一会,爽一把!
生死寂灭!
死灵之主眼神微动,苏宇……不会还没彻底陨落吧?
他想着这些,忽然,一探手,将所有人的尸体全部抓入手中,尤其是武王的,他黑雾弥漫,顺带着遮掩了一下,别给人看到了,这家伙是武王!
而此刻,远处,那仙祖也是眼神闪烁:“死主,此人……是你何人?”
一位强大无比的存在!
能杀禁地之主的存在!
而且一日间击杀了两位,他的名字叫——苏宇!
当然,此刻他死了。
死灵之主冷冷道:“我孙子!”
“……”
仙祖皱眉,死灵之主却是咬牙切齿:“看什么?真是本座孙子!你们这群混蛋,害死了我孙子!”
“若不是你们捣乱,灭杀一个小小的落魂谷,我这天资纵横的孙子,如何会死?”
他咆哮,疯狂咆哮着!
“若不是我孙子,我岂会将四大帝尊交给他,你们这群畜生,本座今日必杀你们!哪怕召唤天地,也要干掉几个!”
他疯狂咆哮着!
心中却是沉思,苏宇……进入了大寂灭?
可是,距离他来,已经过了一会了,不是说大寂灭很快吗?
苏宇自己都说过,上次大寂灭,里面看似很久,外面其实就是一瞬间。
苏宇很快就复苏了!
可此刻,距离苏宇他们陨落,有一会了!
为何还没复苏?
难道……失败了?
缺少生命力?
也许有这个可能!
这一刻,死灵之主气息爆发,而四周,隐约间,空间波动,好像有禁地在远处虚空浮现。
这一刻,一座光明圣山浮现,有宏大神圣声传来:“死主,昔年你来此地,吾等见你安分守己,多年来不愿征伐,而今,你却是让人攻打落魂谷……”
死灵之主咆哮一声,一拳打出!
这一拳,死气席卷三万里!
轰!
神圣爆发,却是被死气一拳打灭,死灵之主这一刻霸道无双,咆哮道:“废什么话,你要战吗?当年老子斩了一尊狗屎的东西,站稳了脚跟,装什么大头!本座话丢在这,今日不给老子一个交代,老子召唤双天合一,必杀你和仙!”
“……”
神圣巨山沉寂,远处,仙祖也是微微皱眉。
诛仙前传:蛮荒行
和我们何干?
我们来的早一点罢了!
何况,你是否太狂了?
真以为大家联手,奈何不得你?
而死灵之主就是狂!
他狂的无边,带着怒火,其实是在思考,苏宇到底能不能复活?
若是能,开生死天,代表真的可以。
因为他亲自感受到了苏宇的寂灭!
若是连这样的寂灭,都可以复活,那代表什么?
代表……他可以死一次!
再复活!
这简直不可思议,他这样的存在,死一次,干掉一个禁地之主没难度吧?
用命去拼!
结果,大家好不容易杀了他,好家伙,他转头复活了,哪怕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可别人不知道啊,一下子,就足以吓死别人了!
杀不死的存在!
每次杀死他,他都可以复活,无限复活……谁敢和他斗?
谁也不敢!
所以这一刻的死灵之主,是充满了期待的,苏宇,能不能复活啊?
都过去好一会了,不会彻底挂了吧?
他余光看向长生天之主仙祖,若是可以……我缺足够的生命力让我复苏,你来了……我想干掉你!
一个个念头,疯狂闪烁。
此刻,四周,渐渐地,一些禁地浮现。
都没说话!
仙祖被死灵之主盯了几眼,微微皱眉,生死不和,这也是正常事,死灵之主看他难受,他看死灵之主也难受。
此刻,仙祖淡淡道:“死主……”
“你才是死猪,你全家都是!”
死灵之主骂了一句!
仙祖微微皱眉:“你非要找事吗?”
“那又如何?”
死灵之主冷哼一声,此刻,远处的死灵地狱忽然消失,下一刻,浮现在他脚下,他脚踩天地,带着浓郁的死气,冷冷道:“一直不屑于搭理你们,本座只想安心出天门,你们倒好,一再找麻烦,那就来试试!”
仙祖微微皱眉:“是你的人,先攻击落魂谷,如今导致魂域和落魂谷纷纷寂灭!”
这人,怎么还倒打一耙了?
死灵之主不是文王!
他是真正的顶级存在,多年前就格杀过禁地之主,不到万不得已,没商量好,大家不想和他开战,何况,他可以召唤死灵天,双天合一!
这样的存在,威慑力比文王大的多!
文王多年来,也没能斗赢了法。
所以大家不怕什么!
可这位,大家还是有些忌惮的,尽管此刻来的人多。
死灵之主冷笑一声:“攻击就攻击了,又如何?杀了就杀了,又如何?混账东西,若不是你们捣乱,我孙子会死?我麾下四大帝尊会死?此事,你们必须要给本座一个交代!”
“交代?”
虚空中,有人冷冷道:“你要什么交代?给脸不要脸!让开,本座感应到了,杀落魂谷主的那个苏宇,好像开了天地……你是不是想独吞?”
至于是不是死灵之主孙子……不好说!
但是有这个可能!
因为,第一,对方开了天地,这个,没人开天地指导,其实很难开天。
第二,需要生机阳气,恰好,死灵之主也是阳间人,他不是天门封印的存在。
第三,四大帝尊追随赴死,不是自己人,死灵之主会派遣帝尊出手?
第四,死灵之主一直阻拦其他人前来,不是自己人,他没必要插手。
文王和武王被人追杀多年,也不见他插手,这次却是亲自出手,阻拦众人传送,所以死灵之主说苏宇是他孙子……可能性还是有的!
可此刻,不管有没有,大家猜测,这苏宇应该是一位开天者,而且实力极强,可能也是32道存在,否则,如何杀落魂谷主?
天地残骸,道则余韵……
数位强者死去,这些东西呢?
可不能让死灵之主带走了!
当然,若是真是他孙子,只能说,这位隐藏的太深。
关键在于,为何这一次非要对落魂谷出手,其实大家还没想通,难道是因为当年落魂谷围攻了他,他一一报复?
那样的话,更要阻拦死灵之主夺取天地残骸了!
……
死灵之主脸色铁青,冷冷看向那边,低沉笑道:“好一个不怕死的家伙,你确定你要用这种语气和本座说话?老东西,别看你活的长,可在我眼中……算个屁!”
他也算是绝世天骄!
开天末期的存在,在场的,资格几乎都比他老,那又如何?
他比他们强!
强者为尊!
在这,他才是最强者,可惜,大家都要打他,否则,单独一个人,他得让对方知道什么叫实力强大才是爹!
这时候的死灵之主,也在暗骂,能活吗?
不能,我就走了!
真一个劲地叫嚣,逼急了大家,这些人联手打他……他哪怕打死了个把,被人打死了,那也巨亏!
“要不是想知道,你这混蛋有没有骗我,生死天到底能不能开,老子都懒得管你了!”
“大寂灭之后,他人在哪?”
死灵之主有些疑惑,想起了什么,据说,上次文王他们好像看到了大寂灭后的苏宇。
怎么看到的?
天门!
苏宇,真的还存在吗?
是否就在附近呢?
开了天门,能看到苏宇的存在吗?
死灵之主也不知道。
毕竟两次寂灭的场地不一样,状况也不一样!
此刻,四周来了不少强者,死灵之主也是压力山大,可不能再多停留了,要不跑路,要不就打一架!
这一刻,他冷喝一声:“别想动我孙子的遗骸!虽然骨头都炸没了,可那也是我孙子,你们敢动试试?召唤天地,干一场,我看你们当中谁想死?”
“你威吓谁呢!”
有人幽冷道:“你上次召唤死灵天,已经让天门排斥,本座也想看看,你此次召唤,是否会让天门彻底复苏,那倒是好事!”
这话一出,不少人眼神微动。
也是!
死灵之主自从上次召唤了天地,一直被天门排斥,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因为死灵之主开天之后还想回去,结果到了真天门那,直接被真天门攻击了!
很强大的攻击,不是一次,而是好几次!
所以大家都知道,他被天门排斥了!
死灵之主冷笑:“你可以试试!你是魔域的家伙?胆子不小!魔族,我可没少杀!魔,别来挑衅本座,否则,你可以试试看!”
此刻,他已经看到了六七位禁地之主,还有禁地在传送而来!
来的越多,越麻烦!
当年他开天,就是趁着人不多,这才打死了一个,吓住了四方。
此刻,他忽然一咬牙,下一刻,死气滔天,暴吼一声:“天降!”
轰隆隆!
远处,无尽虚空,忽然,一座巨大无比的门户呈现!
带着无比强大的光芒!
而这一刻,一座死灵天地,在万界震荡,下一刻,好像要进入天地之中,进入天门之中,四周,那些禁地强者,纷纷倒退!
迅速倒退!
这让他们想到了无数年前,这位干的好事,那一次也是如此,召唤天地降临,那时候还不是双天合一,门内天地那时候才刚开辟。
比起当年,他又更强了!
此刻,大家可不想当他要杀的目标,得等人多了才行!
而死灵之主,疯狂咆哮着,额头上浮现一座天门!
死气覆盖天地!
等到人退走了,他还在疯狂咆哮,喊的大声,却是雷声大雨水小,贸然开天门,大家会怀疑他干嘛,现在正好,他看看,苏宇在不在附近。
这孙子,到底死没死?
他天门隐入眼中,四处探查,没看到什么,有些疑惑,苏宇真挂了?
那也太遗憾了!
若是真死了……那我可以走人了!
至于苏宇天地残骸……残骸个屁,他是肉身开天,肉身都没了,人都死了,哪来的残骸,若是万界开天,用的人主印、文明志这些宝物,那倒是还有可能留下残骸!
又看了一阵,的确没看到苏宇。
那苏宇真的挂了?
他正想着,有些迟疑了,要不我走吧?
视线朝其他人那边看了一眼,陡然一愣,接着,嘴巴张大!
卧槽!
我看见了!
真的看见了,苏宇真的在寂灭状态,一种很特殊的状态,这不关键,关键在于……位置!
是的,苏宇的位置!
我的天!
死灵之主都想喊一声了,我的天,这家伙,居然在……一位禁地之主脚下!
我去!
我说怎么没找到他,合着,他在人家脚下。
怎么炸到那了?
我还以为和武王他们在一起呢,不过就在这附近,炸到哪都正常!
此刻,死灵之主看到了苏宇。
特殊的状态,特殊的环境中。
苏宇在睡觉!
仿佛已经死亡。
可死灵之主却是心神狂震,对方没死,原来生死之间,真的存在一种寂灭状态,开生死天的人,不会轻易死亡的!
可是……可是……
他嘴巴张大,下一刻,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可是,你这位置太好了吧!
而此刻,被死灵之主盯着的那位禁地之主,微微皱眉,眼神闪烁,有些不安,带着一些低沉,沉声道:“大家别被他吓到了,他敢召唤天地吗?”
魔祖!
是的,是魔祖!
而死灵之主,看着他,实际上没理他,而是看着他脚下的苏宇,带着一些震撼,我去,这是什么状态?
就在人家脚下都没人发现!
开天门才能看到!
可惜,现在开天门的,大概也就自己了,所以其他人,恐怕看不到这副惊悚的场面了。
“可是,为何不复苏?”
“是不能,还是如何?”
死灵之主也陷入了沉思中。
苏宇既然陷入了寂灭中,那为何不能复活呢?
这也过了挺久了!
“刺激不够吗?”
一时间,死灵之主陷入了沉思中,而此刻,其他禁地之主,却是越来越异样,纷纷看向魔祖,这位不会真打定了主意,要干掉魔祖吧?
而魔祖,也是眼神冷厉!
杀我?
我后来的,你要杀我?
仙第一个来的,神第二个来的,你要杀,我也排不上号吧?
可是,死灵之主一直盯着他,死死的盯着,让他还是有些心虚,艹,为何老是盯着我?
此刻,远处,仙祖漠然道:“好了,死主,你也不想拼命,既然如此,你离开,回归原地,此次,和你无关!”
“和我无关?”
这一刻,他天门呈现,眼神冰寒,没看说话的仙祖,而是看着魔祖,带着宏大的声音,好像要震荡天地,厉吼道:“岂会和我无关?吾孙苏宇,天赋出众,开天辟地,你们谋杀了他,你们说和我无关?”
“我那孙子,苏宇,死的悲惨,和我无关?”
“苏宇啊,你死的太惨!”
死灵之主咆哮,声音如洪钟!
没对着其他人,就对着魔祖,魔祖皱眉,心中暗骂!
你对我说什么?
又不是我杀的!
“我可怜的孙子……苏宇啊,你还能活过来吗?”
死灵之主咆哮着,还是对着魔祖!
他凄厉吼道:“苏宇,孙子,你就不睁眼看看你爷爷吗?你死的太凄惨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众人都是皱眉。
你死了一个天才孙子,可以理解,可你堂堂死灵之主,在这如同白痴似的,对着魔祖疯狂咆哮……难不成,你觉得是魔祖杀的?
可魔祖,也没干这事啊!
魔祖也是脸色铁青!
这家伙,一直对着自己吼,声音震荡的他耳膜都有些疼痛,太强了!
这是盯紧了我?
我他么太倒霉了吧!
“苏宇啊!孙子,活过来啊!”
死灵之主声音如同丧钟,不断咆哮,他疯魔一般,忽然咬牙:“我要招魂,对,招魂复苏你!”
话落,他取出一杆大旗!
疯狂挥动!
天地之间,死气弥漫,他如同疯子,声音颤动:“苏宇啊,魂归来兮!”
“苏宇啊,你父等着你呢!”
“苏宇啊,你忘了,你还有宏图大志吗?”
“苏宇啊,你到底听没听到你爷爷的话?”
“孙子,回来吧!”
“……”
众人都是皱眉,有人传音:“他疯了吧?难道他孙子死了,他受创太大?”
“不好说……不会……真能复苏吧?他掌死灵,搞不好真有希望复苏?”
“怎么可能!又不是一般弱者,这次死的可是一位最少30道以上的开天者,要是这都能复活……呵呵,那别战了,反正杀了对方,对方也能复活!他有这本事,早就复活一些强者为他征战了!”
有人嗤笑,明摆着不可能的事!
可对方,装神弄鬼的,也不知道到底在干嘛!
而且,那招魂幡,好像一直对着魔祖,这是铁了心要杀魔祖?
……
魔祖此刻也是阴沉无比!
他也气的够呛!
这是盯上了我?
他传音四方:“诸位,他装疯卖傻罢了!故意盯着我,也许是想让诸位故意放松警惕,他要是真杀了我……下次就能用这套杀了别人!别上当!”
还真有些心虚!
他也是郁闷,我杀了你孙子?
我他么后来的,什么也没干!
按理说,你要杀,杀仙祖才对,生死不容,你盯着我魔道做什么?
“苏宇!”
此刻,死灵之主还在癫狂中,真的癫狂。
搞什么?
还不醒?
刺激不够吗?
到底能不能复活了?
他看到了,看到了苏宇睡的香甜,嘴角上扬,可是……别睡了!
现在乱的很,未必有人发现什么。
真等自己跑了,大家搜索之下,强者手段多,也许就发现了,那你可就死定了!
“苏宇,你死的好惨!”
“你爹被杀了,你妈被杀了,你全家都被杀了……你不复活报仇吗?”
“魂归来兮!”
“复活吧!”
“……”
一群禁地之主,被他喊的头皮发麻。
这套有用吗?
此刻,仙祖也开口了,微微凝眉:“够了,你到底想如何?非要逼我们杀你?”
死灵之主懒得搭理。
他想到了什么,咬牙切齿,怒吼道:“你们想杀那万界的文王是吧?杀了就杀了,别杀那文钰!那文钰,可是我给我孙子留的天地补充来源……”
“永生山之会,文钰被杀,那我孙子复活了,天地如何壮大?”
“我可是知道时光册的……”
tfboys之欣雨恋
你孙子都死了!
你还打文钰主意呢!
你是自己想夺取吧?
众人也是无言了!
要不走算了?
和这疯子,没法沟通,装神弄鬼的,装疯卖傻,可偏偏实力极强,一时间,大家也不好下定决心,要不要围杀他。
“你们要杀文钰啊!”
“你们要灭万界!”
“万界覆灭了啊!”
“可怜我孙子没看一眼万界,万界就覆灭了啊!”
……
无数的嘶吼声传荡四方。
而这一刻,睡梦中的苏宇,不断翻滚,继续翻滚,还翻滚。
堵住了耳朵!
烦啊!
好烦啊!
哪个畜生,干这种混账事啊?
苏宇捂着耳朵!
烦啊!
他想杀人!
他睡的太香了,不想睁眼,可是……他太烦了。
睡的最香甜的时候,一只苍蝇不断在你耳边飞舞,是人都烦,苏宇很想拍死那苍蝇!
“文钰死了……”
“文王死了……”
“万界灭了……”
“孙子啊,苏宇啊……”
“……”
这样的声音,不断回荡在苏宇脑海中,他要抓狂了!
死就死了,为何一直喊我?
“嗯,文钰死了?”
“文王死了?”
“万界灭了?”
这一刻,苏宇意志有些复苏,思索着,和我有关?
对,和我有关!
他们死了?
苏宇心中一惊,死了,这可不行,我答应过肥球的,得救回他们……肥球?
肥球谁啊?
对,肥球,万界,一只看家十万年的狗!
这一刻,苏宇意志有些复苏了,眼睛,缓缓睁开,他想听听,是哪个孙子一直在喊我!
烦人!
太烦人了,他差点气炸了!
而刚睁眼,死灵之主好像看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死死瞪着魔祖,陡然咆哮一声:“魔,你踩到我孙子的头了,我可怜的孙子,他的亡魂,就在你脚下,他会找你报仇的!”
“我孙子,苏宇啊,你死的好惨,我为你招魂,居然有人踩在你亡魂头上啊!”
死灵之主大声咆哮!
众人都黑着脸!
而魔祖,也是忍不住了,冷冷道:“你故意找茬是吗?”
什么狗屁亡魂!
不过别说……忽然有些冷嗖嗖的感觉!
心理阴影!
对,这家伙居然恫吓我!
魔祖到了这境界,岂会相信什么亡魂,除非本源复苏,否则,哪来的复苏?
那么强的强者,死了就是死了!
哪来的复活?
到了苏宇这一步,要是还能复活,那岂不是乱了套?
魔祖哼了一声,故意找茬!
而死灵之主,咆哮道:“你会遭报应的!快点滚,别再踩着我孙子的脑袋!”
他不喊就算了,喊了,魔祖真要走了……那太丢人了,显得他怕了!
对他这位禁地之主而言,因为他的疯言疯语就怕了,那也没脸见人了!
魔祖冷笑连连,就是不动!
吓唬谁呢?
此刻,大家都蠢蠢欲动,想联手干掉这家伙了!
……
而这一刻,苏宇清醒了。
清醒之后,先是茫然,接着,抬头。
他看到了!
是的,看到了。
一双脚!
巨大无比的脚,好像隔着空间,踩到了自己的头上!
那双脚,覆盖了天地。
苏宇就这么木然地看着,我死了……然后,我醒了!
我还没睡够呢!
睡的很爽,如果死灵之主这老梆子不一直喊自己孙子,他想,自己会睡的更舒服。
可此刻……苏宇不舒服了。
我在睡觉,但是,有个畜生一直踩着我脑袋!
是吧?
而这一刻,死灵之主好像人来疯一般,陡然脸色一肃,“招魂术!”
大旗陡然飞舞!
天地颤抖!
给大家发红包!现在到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
“苏宇,魂归来兮!”
“复生吧!”
“死灵天地,复活吧!”
阴风呼啸!
一时间,天地中冒出无数声音。
其他人听的毛骨悚然!
别闹,搞的跟真的一样,谁信啊?
而死灵之主,却是不再疯狂,桀桀冷笑:“多年来,不想和你们斗罢了,你们逼我的,凡是死去的,都将归来!我自死亡中诞生,死亡中复苏,我永生不灭,死而复生,生生世世,永不灭亡!”
这一刻,其他人不信。
苏宇却是懂了!
老梆子吓唬人呢!
等我真复苏了,其他人大概会吓的半死,死灵之主真的可以复苏绝世强者,那他是不是真的不死不灭?
苏宇有心不复活,让这老家伙丢人现眼!
可想想……算了,给他个面子,这样的话,安全性更大,大家怕了!
死灵之主他们都可以死而复生,谁不怕?
苏宇也是无言,没想到啊,看你霸道无双,没想到也会装神弄鬼!
他看着头顶的那双大脚,笑了笑,忽然浮起,两只手对着两只脚,笑了,我从地狱爬出来,抓住你的脚后跟……你会吓死吗?
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而死灵之主,见状,浑身颤抖,各种咒语不断念出。
“归来吧!复苏吧!复仇!”
“啊!”
一声凄厉惨叫冒出,魔祖的声音,带着无限惊恐!
其他人吓了一跳,什么鬼,什么事能让一位超等吓的尖叫?
PS:写不动了,哭个惨,双臂肿胀……求保底月票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